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化 > 民间文学 > 民间神话 > 狐仙造酒

狐仙造酒

作者:不详来源:互联网2014-08-24 16:10:55
狐仙造酒

早先,在古城农安西大街路南黄龙塔对面有家烧锅(注:方言,即造酒厂),雇个穷小伙子,名叫杜三,他一年挣的钱仅够一年用的。

据说有这么一天眼擦黑的时候,杜三烧完酒收拾收拾刚要往家走,看见从大布庄东边的胡同奔烧锅院里走过来一个年轻的小媳妇,长得像天仙似的,心里想:“我要能娶这样一个媳妇有多好呢。”

杜三为人挺实惠,心眼好使,家中只有父母两位老人,常挂念杜三的婚事,可是有人给介绍两个,都因为他家穷,黄了。杜三为这事也着急上火的,担心岁数大了说不上媳妇打光棍儿。

有一天,碰巧,小媳妇又从胡同过来,杜三见小媳妇走到酒库旁边站下了,那块儿有个空酒篓,装酒时撒上了酒,离老远便能闻到香味儿。这个小媳妇就舔酒篓上边的酒,看样子甜嘴不拉舌,好像有点儿没舔够似的。小媳妇抬起头转圈撒目(注:方言,四周张望,四下看)一下,又急忙舔了几下,便顺来的道回去了。

杜三偷偷地跟在小媳妇的后面,想看看她是哪儿的人。这小媳妇不走大道,不走院里的宽道,专走拐弯抹角的旯旮胡同。不一会儿,小媳妇走在南大沟半山腰的一个洞口停下,在地上打了个滚,变成一只狐狸,抖落抖落毛儿钻进了洞里。这时候,杜三才知道自己是遇上了狐仙。

杜三虽是二十几岁的人,遇到这个事还是头一回,他挺后怕的。可是杜三又非常想念狐仙。心想:“别管狐狸,也别管仙啦,我豁出来了,非和她成亲不可,她就是把我祸害了,我也甘心情愿。”

第二天傍晚,杜三就藏在离洞口不远处的柳条通(注:方言,即柳树丛)里,偷偷地等着狐仙出来。果然,出来了。他一直跟着狐仙走到大布庄东边的影壁前。突然,见狐仙在地上打个滚,起来后用爪子往墙上抓几下,脱下狐狸皮就不见了。

杜三到跟前一看,“哎呀!”这墙上不是一张狐狸皮吗!杜三瞅模瞅模(注:方言,指看了看),把墙上的狐狸皮摘下来,卷巴卷巴就拿走了,躲在无人处要看个究竟。

约摸有两三袋烟的工夫,那个漂亮的小媳妇又过来了,在墙上抓了几把之后,坐在地上哭了:“哎呀,我的妈呀,这可咋办啊!”杜三听了心里怦怦直跳,走过去东一筢子西一扫帚的问了小媳妇一阵子后,说道:“小妹子你真好,别哭了,你一哭我的心也难受。咱俩挺有缘份,遇上了你这样的好人,我家离南大沟不远,独门独院,到我家住一宿吧。”狐狸没了皮,干啥事也不灵了,无可奈何跟着杜三去了。

杜三爹妈听外边有人说话,急忙从热被窝里爬出来,见儿子领回来一个漂亮媳妇,乐得连嘴都闭不上了。妈妈趴在儿子耳朵上问:“你是从哪领来这么个好媳妇呢?”杜三笑了笑说:“妈,别细问了,快给我们成亲吧。”父亲一听乐颠颠地到仓子里打开大纸卷子请出了老祖宗,端端正正的供到北墙上,烧了三柱香,让他俩跪在老祖宗前磕了三个头,就算拜堂成亲了。

常言说,春天的孩不过年。成亲不久,新娘子便身怀有孕,掐又掐,算又算,整整九个月零十天的时间,一个大胖小子哇哇地降生了。丈夫亲近媳妇,媳妇敬丈夫,孝顺老人,一家人和和气气地过着快乐的日子。

时间长了,觉得不隔心,杜三想把事情挑明,于是对媳妇说:“转眼工夫,你到我家快一年了,不知你想不想回娘家看看,我还没见过老丈人、老丈母娘呢。”媳妇说:“我很想回娘家看看,但就是回不去,因为缺少一样东西。”杜三说:“你缺的东西我知道,就在咱家柜底下搁着呢。”

媳妇一听,惊讶地说:“怎么,在柜底下?!”,她哈下腰在柜底下一扒拉,真的找到了那张狐狸皮。由于柜底下潮湿得不见阳光,可惜已烂得稀碎了。狐仙悲悲戚戚,哭得死去活来,这下永远也回不去娘家啦。

不能因为悲伤哭起没完没了呀!过了一会儿,狐仙就不哭了,她紧紧拽住杜三的手说:“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世,为什么非要和我结拜夫妻呢!你可把我糟践苦了!”杜三悔恨自己,一不该做这种缺德事,二不该把事情对她说。他哭着说:“世上的女人我谁也不爱,只爱你一个,我和你永远也分不开,不能同生也要同死。”狐仙听后,又呜呜啕啕地哭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狐仙说:“既然你喜爱我,我就一心无挂的跟你过一辈子吧。不过你得把这张烂得不成样子的狐狸皮送到南大沟的洞口边,我娘见了,以为我死了,她就不会想我啦。”杜三把那张狐狸皮在眼擦黑时送去了。

这天晚上,老母狐狸精做了个梦,梦见女儿回来了,一下哭醒了。第二天一早,看见洞口边放着一件女儿的破衣服(狐狸皮),心立个亮的拧个劲,知道女儿死了,哭了起来。小狐狸崽子在旁边也跟着擦眼泪。老母狐狸精十分难过地回到洞里取出一瓶仙酒倒在狐狸皮上,嘴里叨咕:“女儿呀!娘知道你好喝酒,这回就让你喝个够吧!你不要想娘,娘也不想你了。”

这件事,杜三就这么鸦雀无声的,对外人一点也没泄露,还继续在烧锅烧酒,一个月也挣不了百八十吊钱。

媳妇劝杜三不应该在烧锅烧酒,自己开烧锅能多挣钱,哪知杜三却不是这么想的。他说:“不行,没攒下几个大钱用啥开烧锅呢?”媳妇说:“缺钱好办,今晚你到南大沟洞口把你送去的那张烂狐狸皮用红布包回来就有办法了。”杜三不相信,在媳妇的再三催促下,才不得不去取来。

杜三到洞口前,把烂狐狸皮包巴包巴拿回家打开一看,可不是咋的,里边全是钱,杜三就用这些钱开了一个烧锅。

烧锅开业后,投料少,出酒多,酒可好喝啦!醇香浓郁,入口甘美,回味悠长。因此,人们都排着长队到这个烧锅来打酒,买卖可兴隆啦。

从此之后,这个狐仙便永久成了肉体凡胎。据说现在狐仙的子孙还在烧酒,生产老龙湾名酒,酒的味道爽口纯正,回味悠长,那么究竟谁是狐仙的后代,在古城里谁也说不清楚。(讲述者:祝兆发;搜集整理:王景贤;搜集时间:1998年10月;流传地区:吉林省农安县)

上一篇:画神多兰嘎

下一篇:贪狼赶日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