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化 > 民俗文化 > 岁时节令 > 年画

年画

作者:潘太玲来源:互联网2014-08-28 18:44:55
年画

早些年,青山根儿那疙瘩儿(注:方言,意为那里,那一带)有一家人家,老头死的早,就剩下一个瞎眼老太太守着个叫傻根儿的傻儿子过日子。娘俩儿一个瞎一个傻,日子过得缺襟少袖、吃上顿没下顿的。

傻根儿傻是傻点儿,可心眼儿好使,人也长得膀大腰圆,俊眉俊眼儿的,挺招人稀罕(注:方言,意为喜欢)。还有一样儿,傻根儿孝敬,老娘瞎眼模糊的啥也不能干,他一点都不嫌乎,侍候得可上心了。

傻根儿一点点长大了,不会干别的,可也不能看着瞎眼老娘挨饿呀,他看人家砍柴能卖钱,也学着上山砍点柴禾卖。他不知道一捆柴禾能值多少钱,人家给多少他接多少,给个馒头饼子啥的他也换,有时候,遇上那爱小儿(注:方言,意为贪便宜,图小利)的人,一捆柴禾就让人给白白唬弄走了。

娘俩就这么吃上顿没下顿的对付活着,眼瞅着傻根儿二十出头,也没人给个媳妇,好人家的小伙儿这么大早娶媳妇了,结婚早点儿的,孩子都满地跑了!老娘急得唉声叹气眼泪不干的,可傻根儿不犯愁,一天乐呵的,照样砍柴卖钱养活老娘,过得可心盛了。

这年,眼瞅着进腊月门儿了,天嘎嘎冷,有钱的人家杀猪宰羊的,开始办置年货准备过年了,傻根儿也寻思着,要过年了,咋的也得让老娘吃顿饺子呀。就这么的,他起大早上山砍了一大捆柴禾又上街了。

到了街上,卖啥的都有,傻根儿挑着捆柴禾在人群里钻来钻去的,眼睛都看花了,也不知道换点啥好。眼瞅着都快晌午了,他还在街上东瞅瞅西看看地转悠呢,转悠转悠着,就转悠到一个卖画的跟前儿了,那画画得可真好,花啦草的,跟真事儿似的,蝴蝶跟一展翅就能飞似的!当中有那么一张画,画着一个大姑娘,哎哟,那姑娘画得那个俊哪,小腰儿一把掐似的,瓜子儿脸粉白粉白的,大眼睛毛得噜水汪汪的,细瞅瞅,好像还会冲人眨巴呢!

傻根儿都看直眼儿了,想起老娘成天叨咕说媳妇的话来,心里话儿,我要是能说上这么好看的媳妇,老娘就不用成天犯愁了!卖画的一看傻根儿那样,想耍戏耍戏他,就问他:“傻根儿,想不想说媳妇,我给你保个媒儿呀?”街上人都认识傻根儿,听卖画的老板这么说,知道他是想耍戏傻根儿,都围上来看热闹。傻根儿听说有人给保媒,当时就乐了:“行啊,我说上媳妇我娘就不犯愁了!”可转念一琢磨傻根又把脑袋耷拉下来了:“我娘说我们家穷的啥也没有,谁家姑娘能给我呀?”卖画的说:“啥也不用,你傻根儿这么能干,长得还好看,一捆柴禾就能换个俊媳妇!”傻根儿乐坏了,麻溜把柴禾往卖画的跟前一撂:“柴禾在这儿呢,媳妇呢?”卖画的把那张大姑娘的画给他了,别人都“哄”地一声笑了,傻根儿也笑了,乐巅巅地卷起画回家跟他瞎眼老娘报喜儿去了。

瞎眼老娘听说傻根儿领回媳妇来了,乐得跟啥似的,到后来知道是张画也没招儿,看傻根儿乐得那样也没好说啥,偷着抹了把眼泪,让儿子把画贴墙上了。

第二天,傻根儿又起早上山砍柴到街上卖,卖完柴回家一看,屋里收拾得亮堂堂的,老娘穿得干净儿的坐在炕头上,锅上冒着热气,一股香味儿直往鼻子里钻,傻根儿奇怪了,谁把家收拾得这么好,谁给做的好吃的呢?问他老娘,瞎眼老娘也不知道,就说傻根儿走了家里就来了个人,做这个做那个的,做完就没动静了,不知道打哪儿来的,也不知道上哪儿去了。老娘让傻根儿出去找找,傻根儿房前屋后找了一大圈也没看着个人影,没招就回来了。娘俩打开锅,一看锅里是热腾腾的饭菜,傻根儿干了一天活,又累又饿的,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端上来就和老娘吃上了。

打那以后,天天有人给收拾屋子做饭,这些日子娘儿俩过得那个滋润呀,老娘没事儿就琢磨这个天天给他们做饭的人是谁,傻根儿可不管那个,吃饱喝足了,倒头就睡。老娘看不见,就问傻根儿,让他好好找找。傻根儿屋里屋外的撒目了个到,除了他和瞎眼老娘,就是墙上那张画儿了。他就认准了是画里的媳妇帮他做的饭,说啥也不找了,老娘也拿他没招儿。

大伙都知道傻根儿拿柴禾换了张画当媳妇,这天傻根儿又上街卖柴,有人没事逗他,问他媳妇好不好,傻根儿跟大伙说媳妇可好了,天天把家和老娘收拾得干净儿的,还天天给他们娘俩做好吃的,大伙就笑了:“傻根儿还学会撒谎了呢!”听大伙这么一说,傻根儿急了:“不信你们跟我回家看看呀!”有好信儿(注:方言,对事情好奇心强,并付出行动)的就跟傻根儿去了,到傻根儿家一看,真像傻根儿说的那样,再加上瞎眼老娘一说,大家伙都奇怪了,就有人给傻根儿出招,让他找出这个帮他们做饭的人。

第二天一大早,傻根儿假装出去打柴,走了一段儿又偷着回来,和几个热心的乡亲藏到了窗底下,把窗户纸捅个窟窿往里看。过了一阵功夫,就看墙上画里的那个姑娘伸了个腰,从画上走了下来,屋里屋外的干起了家务活,大家告诉傻根儿快点进屋把那张画烧了,傻根儿赶紧跑进屋卷起了那张画,没等姑娘缓过神儿来呢,就把画扔到灶坑里烧了,没了画,姑娘再也没地方藏了,只好嫁给了傻根儿,从那以后,傻根儿家的小日子一点点红火起来,瞎眼老娘的眼睛也好了。

没几天,十里八村的都知道了这事,不少人都来傻根儿家看稀奇,问傻根儿媳妇咋回事,小媳妇就是抿着嘴笑,啥也不说,大伙看着小媳妇长得天仙似的,都说她是天上的神仙,看傻根儿孝顺,可怜傻根儿娘俩,下凡来帮他过日子了。

大家伙都眼气(注:方言,意同眼馋,有羡慕、嫉妒的意思)傻根儿,都想有傻根儿那样的好运气,就一哄声地都去买画,想要得着啥的就买啥,回家贴到墙上。虽说再没听说谁遇着神仙显灵,可过年了,墙上贴满了花花绿绿的画,看着也喜兴,再说了,说不定哪天就会像傻根儿一样,碰上一件美事儿呢!就这么的,慢慢的,就有了贴年画这一说。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