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化 > 民间文学 > 民间故事 > 大棒槌与红大袄

大棒槌与红大袄

作者:王福义来源:互联网2014-09-10 16:31:01
大棒槌与红大袄

相传几百年以前,在今天的农安县古城东,有个山叫左家山,山脚下,有一个赵家屯,屯东头住着亲哥俩。老大叫赵大超,老二叫赵二宝。老大娶妻刁氏,老二娶妻刘氏,哥俩的日子过得很穷。

这一年大旱,眼看打下来的粮食还不够糊口的,来年的日子可咋过呢?哥俩一合计,决定到东北面的大山去挖棒槌。不过这是撞运气的事儿,能不能挖到还不一定,但除了这条路也真没有别的法子可想了。这天早上,哥两个带上挖棒槌的工具就上路了。

赵家屯在左家山脚下,离长白山可远了,哥俩一走走了七七四十九天,路上攀悬崖,过陡壁,跨绝谷,涉深涧,好不容易攀上了长白山,钻进了上不见天下不见地的老林里,找了一个山洞住了下来。

秋天的长白山,山风刺骨。大风晃动着老林,发出隆隆的吼声。真有些瘆人哪。哥俩每天天不亮就起来,胡乱地吃点儿干粮,然后就出发找棒槌。找啊找啊,一连十天过去了,连个棒槌叶都没见着,倒见了些獐藏兔跑,听了些虎啸猿啼,受了不少惊吓。

这天早晨,大超说什么也不去找棒槌了,执意要下山回家。二宝好不容易说服了哥哥,最后再找一天,再找不着,就依着哥哥,下山回家。哥俩又出发了,走着走着,发现有一群人参鸟儿在前边的悬崖下,往上一瞅,顿时吓呆了。十几丈高的悬崖就象刀切斧剁,立陡立陡的。咋能上去呢?大超“扑登”一声坐在草地上,说:“兄弟,拉倒吧,别说上边不一定有棒槌,就是有,咱也没法拿下来,还是下山回家吧。”二宝笑了笑说:“别忙,想法上去看看。”二宝发现悬崖上垂下几条老藤,就高兴地对哥哥说:“你在下边等我。”说着就扯着老藤,一点儿一点儿地爬了上去。

大超在下边等啊等啊,一直等到太阳快落山了,才见二宝从崖上悠悠荡荡地下来。大超很生气,假装没看见,躺在草堆上装着睡着了。忽然耳边响起了二宝高兴的声音:“大哥,快醒醒,我挖到棒槌了!”大超心里想:哼!又来骗我了。慢慢地睁开眼睛一看,二宝的脸上泛着红光,高举着一苗罕见的大棒槌。

大超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他一阵狂喜,一跃而起,扑向二宝,一把抢过来:天啊,这分明是一苗八品叶的大棒槌。“无价之宝!无价之宝!”他回头看二宝,二宝正像孩子似的在草地上打着滚儿。

“二宝,你是咋碰上它的?”大超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一上去,就见上边尽是茂密的草,突然从我的脚下飞起一只人参鸟儿,我低头一看,就见它头顶着参籽儿,在草里发抖呢。”二宝乐得什么似的。

“啊!原来这样。”大超捧着棒槌呆呆的出神。

哥儿俩连夜下山了。一路上,大超心里打着鬼主意,他咬着嘴唇儿,低着头,一声不响的走着。二宝呢?他心里只有高兴,他对哥哥说:“大哥,这回呀,咱把参卖了,先给你买一身大皮袄,省着冬天冷,再买几垧好地种着,再也不受穷了。”大超嘴里哼哈地答应着。

天亮的时候,他们来到了绝情谷。这绝情谷深不见底,一根独木横在上边当桥。大超说:“兄弟,过桥要小心,别回头,别往下看,把参包给我拿着。”二宝答应一声,递过参包,就踏上了独木桥。大超随着也上了桥,刚走到桥中间,大超突然伸出手在二宝的背上推了一把,二宝大叫一声,一头栽下绝情谷。

大超往下看了看,只见几只鸟惊慌地叫着飞了上来。他一声奸笑,向山下走去。

一连走了很多天,赵大超回到了家,他轻轻地敲开自己的房门,刁氏迎了出来。大超急忙打手势不让刁氏说话,紧接着关上了房门,进屋打开小包让刁氏看。刁氏一看这苗大棒槌,乐得蹦了个高。她小心地捧起来,两眼笑成了一条缝。

突然,她的笑容没了,脸上挂了一层霜,放下棒槌,叹了一口气。大超莫明其妙地问:“你咋的了?”刁氏满脸不悦地说:“我想起了你死去的爹妈,这要生你一个多好,偏偏又多生了个二宝,眼见这棒槌还得分给他一半儿。”大超笑了笑,附在刁氏耳朵上,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遍,刁氏一拍巴掌,说了一声“好!”又乐了起来。

乐着乐着,突然又不乐了。大超又问这是咋回事儿。刁氏说:“你把二宝打发了,他的媳妇问起来咋办?”大超笑嘻嘻地说:“这个呀,我也办好啦,我把她卖了一百两银子,今儿个半夜人贩子就来抬人。只是怕她又哭又闹,我特意买了一包迷晕药,只要你想法叫她喝下去,不就消停了吗?”“这事儿交给我好啦。”刁氏满有把握地说。她取出几个西红柿,掰开放到盘子里,然后又洒上药面儿,端着来到二宝的房里。

刘氏正在灯下打麻捻儿,见嫂子来了,急忙往炕里让。刁氏说:“妹子,我贪黑倒点儿柿子籽,这几个给你尝尝。”说着,把盘子往前推了推,刘氏只当是好意,也就没推辞,吃了几个,忽然觉得一阵晕眩,就一头倒在炕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刁氏心里高兴,在屋子里撒目起来,不见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唯有刘氏身穿的那件红大袄是件好衣服,那上边绣的蝴蝶穿花蜻蜓点水,像真的一样。刁氏心想:卖马不戴笼头,这件大袄不能让她穿去。于是就动手把红大袄扒下来自己穿上了。

这时候天交半夜,大超在大门口焦急地等着人贩子。只见远远地来了一乘二人小轿,人贩子在前边引路,飞一样地来到面前,二人见面会意,人贩子拿出一百两银子交给大超,问道:“人呢?”大超一边笑眯眯地数银子,一边往东厢房一指,人贩子急不可待地向厢房走去。大超一把扯住人贩子说:“你可看准成了,穿绣花红大袄的是。”说完就闪身躲到房后去了。人贩子点了点头,来到厢房敲门,刁氏开门迎了出来。人贩子把她上下一打量,不由分说,抱起来就往轿里塞。刁氏刚想分辩,人贩子哪容她说话,一条毛巾堵住了嘴,一根麻绳捆住她的手,塞进轿里飞也似地抬走了。

这大超见轿子走远了,才从房后转出来,捧着银子,笑嘻嘻地进厢房来见刁氏,进屋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只见刘氏正从炕上慢慢地坐起来,身上的绣花大袄不见了,大超什么都明白了,急忙返身去追人贩子,不料正与一个进院的人撞个满怀。抬头一看,大吃一惊,进来的是二宝。

二宝那天坠下绝情谷,自以为必死无疑了,谁知身子竟挂到一棵从悬崖壁上横伸出来的小松树上。恰巧,这松树离地面不高,他才得救了。二宝下到地面后,想起狠毒的哥哥,非常伤心,他好不容易转出谷底,赶回家来。

大超见二宝回来了,吓得一步一步地往后退,惊恐地自语:“鬼!鬼!”此刻的二宝真和鬼差不多。只见他脸上被树枝刮得一道道血痕,身上满是伤,衣服撕得一条一条的,还有那双圆瞪着的愤怒的眼睛。大超浑身打颤,脚下一绊,栽倒地上,叫了一声“兄弟饶命”就再也没起来,吓死了。

刘氏从屋里出来,夫妻相见,又惊又喜。后来,他们把人参卖了,买了很多很多粮食,帮助全村的人度过了饥荒年。(讲述人:李信文,搜集整理:王福义)

上一篇:吃人的狼精

下一篇:横行的螃蟹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