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化 > 民间文学 > 民间故事 > 太虚观的木井

太虚观的木井

作者:黄非木来源:互联网2015-09-25 09:50:30
太虚观的木井

只要一提到“井”字,大伙都会联想到吃水。可是,在长春真人的故乡——栖霞县滨都里,偏偏保留着一口叫作“木井”的井。从金朝明昌二年到现在,整整八百年了,善男信女们还是这般称呼它。

原来,这木井的来历,同丘真人当年“以故居为观”有关系。据说,他老人家从祖庭刚刚回到滨都里,并决定要建一座供奉三清神的殿堂以后,先把信帖交给一群仙鹤。仙鹤们得令,立即飞向四面八方。只半晌工夫,那登、莱、潍、密各州县的大小官员和百姓都上了心。接着,前来捐金捐银的、出材料出工的络绎不绝,滨都里骤然热闹起来了。

却说有一天,丘真人捧着自己画下的草图,蹭蹭蹭三步并作两步,登上了疃后的平山顶。他是想再度一度地势,看看假如不填没疃中间那口水井,也不割倒三奶奶院子里的那株大楸树,这道观怎么个盖法。眼下,他犯难就犯难在乡亲们若不搬家,这地基根本没法打,而要逼着大伙搬家嘛,他心里实在不忍啊!

三奶奶,当时九十岁挂零,同真人虽系两姓人家,只因丘婆在世时一口一个“三婶子”地叫着,丘真人才顺理成章地称她三奶奶。不知怎的,真人的心事让大家猜着了,这会于也跟着丘真人往平山顶上爬。不过,没等大伙爬到顶,三奶奶却招呼“丘哥”近前说话:“孩子,你只管定下吧!奶奶我第一个搬家。”

引来是七嘴八舌,却一个腔调。“搬,我们大伙都搬!”

打这以后,只三、五天,十几户邻居便都搬离了滨都里。这些人家为了让子孙后代记住滨都里,也记住丘“神仙”,才把各自的新村叫作观东、观西,或者宫前、宫后。

又过了没多天,从黄县聘来的木匠作头,从福山请来的瓦匠掌尺,加上大、小、画、编各种杂工全到齐啦!只见平基的平基,扎架的扎架,忙忙活活,人欢马叫。

也是事无百样顺,人有隔日忧,一天晨起,丘真人竟被一个梦扰得心烦意乱。他梦见丘翁、丘婆跟自己说:“孩子,修道观是件好事,但不能把那口千年古井填没啊?”刚说这么一句,俩老人就不见影了。正回味间,木匠作头推门进来禀道:“真人,捐来的木料不是长短不够,就是粗细差点,砍梁支柱全不顶用呢!”丘真人听后,连忙同作头到现场一看,量一量全不成材。也就三几根能凑合用,可作头说:“道观不是平常屋,不该用那些弯弯勾勾的。”于是真人招呼作头,一齐找掌尺去了。

“掌尺先生,劳累了!请单把通明殿的基础向西挪出二尺。”那掌尺听了丘真人的话,一时怎猜得缘故!话到嘴边还没问,真人自个已经补充道。“轴线弯点就弯点,古井不用填啦。”接着,又把作头、掌尺和别的工匠头领招呼到跟前,如此这般地交待一番,才打发大伙眉开眼笑地各干各的营生去了。

第二天,丘真人一副平常装束,迳自去了南方。照他的吩咐,道观工程一停不停,倒也顺利。只是越来越叫人纳闷;真人纵有三头六臂,想搬回三十支梁和六十根柱的木材,难啊!

等啊等,一直等了六六三十六天。翌日吃罢朝饭的工夫,不论是来这干活的,还是来这看热闹的,全不约而同地聚到了古井四周围。甚至有几个后生,已然爬到比平山顶高得多的公山尖顶上去张望,想来个先睹为快。

谁知,两个时辰过去,他们懒洋洋地回来说:“哪见丘真人的身影呢!”这一来,大伙心焦了,扫兴了,慢慢地有人要走开了。唯有三奶奶,照旧坐在一张椅子上,稳如泰山。她告诉大家“丘哥从小不会撒谎,兴许正走在道上呢!”突然,她高兴得要站起身来,吆喝道:“这不,仙鹤送信来了。”

顺着三奶奶的眼神,大伙果然看见从南边飞来一群仙鹤。那“嘎嘎”声此起彼伏,煞是喜人。不用说,刚想离去的人忙把脚跟立定,原先坐着的,也齐刷刷站起身,伸长着脖颈。

12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