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化 > 民间文学 > 民间故事 > 长白山里的长脖老等

长白山里的长脖老等

作者:吴克来源:互联网2014-09-10 17:19:36
长白山里的长脖老等

很早很早以前,农安是扶余国皇城,城北有两个穷苦青年,结伴进长白山挖棒槌。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采山参。高个儿的叫骆登,他拈轻怕重,手里只拿着拴棒槌的红线,挖棒槌用的竹签。矮个儿的叫施全,他任劳任怨,背枷上背着锅、碗、咸菜和苞米面,还有睡觉铺的老狍皮。

他们走哇、走哇,一连走了七七四十九天,爬遍了八八六十四个山头,也没见到棒槌的影子。这一天,施全把剩下的苞米面都蒸成窝窝头,他对骆登说:“挖不着棒槌,咱们得往回走了,咱俩一天吃一个窝窝头,这些窝头正好能吃到家,若不然就得饿死在山里了!”骆登眼珠一转,心里就嘀咕上了。他想:两个人一天吃一个窝窝头,熬到家还不得瘦得像根刺呀!不行,我得把他抛开,一个人吃这些窝窝头还差不多。

往回走的路上,骆登心里不停地打主意。走着,走着,来到一棵站杆的枯树下面,骆登突然晕倒了。慌得施全急忙放下背枷抱起骆登的脑袋又是喊,又是叫,好半天才听见骆登慢悠悠地呻吟一声,嘴里说着:“水、水、水!”于是施全便拿起茶缸,跑到山沟里去找水。

骆登见施全跑远了,一翻身爬起来,将背枷上的干粮口袋放在怀里,冲山下嘿嘿笑几声:“生死关头动人心,就得个人顾个人!”说着,把竹签和红线往旁边一摔,将背枷向山涧里一推,像兔子一般溜到树林里逃跑了。

半个时辰以后,施全满头大汗地端着一茶缸水回来。左找右找,找不见骆登,从草窠里拣起一根竹签和红线,以为骆登被黑瞎子叼去了,便放声大哭起来。一直哭到天黑,又冷又饿,见枯树半截腰有个树洞,便爬上去钻到树洞里藏身。他朦朦胧胧睡到二更天,就听得树林里一阵风响,他趴树洞口一看,从半空跳下一只老虎,那老虎眼睛像两盏灯似的,在黑夜里闪闪发光。它围着这棵枯树转了三圈,四处张望一遍之后,便扬起脖子一声长啸。吼声刚过,从左边跳出一只白猿,从右边跑出一只狐狸,从前边落下一只老鹰,从后边窜出一只黑熊。这些禽兽长得又高又大,身上都裹着一团青气。它们来到老虎跟前,口吐人言,高呼虎大哥节日好!老虎问道:“今年中秋节有什么可吃的?”

白猿说:“我从南山摘来应时的仙果。”

老鹰说:“我由前村抓来生蛋的母鸡。”

黑熊说:“我在蜂巢里抢来香甜的蜂蜜。”

狐狸说:“我到村里偷来炸熟的鲤鱼和上好的白酒。”

说完,把美味献上来,老虎便同他们大吃二喝起来。吃了一会儿,老虎停下来说:“咱们每年八月十五这天聚会,有吃有喝,还要有新鲜的奇闻,今年各位都听到哪些奇闻了?”

白猿说:“从这棵树往南走一百单八步,一堆扎蓬棵后面有一个石洞,石洞的尽头有一棵七品叶的棒槌,叫馒头参。人吃了它,能强筋壮骨,力大无穷,一百天不吃饭不饿。可是这么多挖棒槌的,谁也没找到它,你说奇也不奇?”

老鹰抢着说:“你说的不如我说的奇!西山脚下有个李家庄,庄里请了十几名地理先生看水脉,打了二十几眼井,都没有打出水来。其实在村头的大柳树底下就有两个泉眼,左边那眼叫甜水泉,煮饭香,酿酒甜,长年喝着能百病不生,益寿延年。右边那眼叫苦水泉,用它洗衣裳不掉色,青的更青,蓝的更蓝,红的更鲜艳,绿的更翠生。可是那么多地理先生谁也没看出来,你说算不算奇闻?”

黑熊跳起来说:“你们俩说的都不如我知道的新奇。北山根上有个张家庄,庄前面有个一里方园的大泡子。小孩进去洗澡,进去一个没一个,连尸首都捞不出来。他们年年给龙王爷烧香上供,啥事都不顶。其实那泡子里住着一个王八精。这个王八精能连续发三次水,所以那泡子永远不干。若是连续把水放干三次,把王八精杀死,就能得到王八眼睛里的宝贝。把它左边的眼珠塞到腿肚里,能够穿房越脊,飞檐走壁,把右边的眼珠塞到耳朵里,能听见十里地别人讲话……”没等黑熊说完,狐狸就拦过话头说:“你们说的那是平常百姓家的事,我给你们说一件皇宫里的事。皇城里有个公主得了干血痨,多少医生都治不好,皇帝贴出皇榜说,谁若能治好公主的病,就招他为东床驸马。其实治这种病的药材就在长白山上。东边有座摩天岭,摩天岭上有个百丈崖,百丈崖上有个笔帽峰,笔帽峰上有棵千年老参,叫生血参,公主喝上三碗参汤,马上病就能好。可是凡人谁也上不去摩天岭,更不用说百丈崖和笔帽峰了!”老虎听罢哈哈大笑,连声说:“好!好!弟兄们说的都挺新奇,这个节过得好!来年八月十五咱们还是到此相会,大家都要准备一个更新、更奇的故事!”说罢,起身要走,狐狸把鼻子向四处闻了闻说道:“能不能有人偷听啊!快四处找找。”吓得施全连忙伏在树洞里,连大气也不敢喘。约摸过了一袋烟工夫,就听黑熊高声大嗓地说:“放心吧,连鬼都没有一个!”接着又是一阵风声,那几个禽兽精灵都不见了。

施全听了听再无动静,便钻出树洞,滑下树干,一步一步向南走去。走到一百零八步的地方,果然看见一丛一人高的扎蓬棵。他钻过扎蓬棵就进了石洞,觉得冰凉刺骨,寒气袭人,一只只蝙蝠扑面飞来,撞得他昏头胀脑。他咬紧牙关,一步一步向深处爬去,爬着,爬着,看见一缕亮光,越爬越亮,洞尽头原来是悬崖峭壁围绕的一块草地。施全站起身来,一眼就看见绿草丛中一串红得耀眼的棒槌花,他扑过去拴上红线,便用竹签挖起来。挖出来一看,那参又胖又大,香气喷鼻,施全不由自主地把参送到嘴里大嚼起来,吃着,吃着,就觉得全身骨头节嘎嘎叭叭直响,一股热气从腔子里往上冒,渴也不渴,饿也不饿了。他顺原路爬回去以后,立刻向西山脚下李家庄奔去。

施全来到李家庄,看到人们排成行从小河沟里挑那浑浊的泥水。刚想上前搭话,又见从村里走出一位头发斑白的老者,拱手相送一位穿长袍的地理先生,只听那位先生说:“不是我找不着水脉,是你们这个庄压住了旱龟,永远也打不出水来!”那老者长叹一声说:“那我们就得搬家离开这儿了!”施全走上去深施一礼说道:“听说你们庄打井不出水,我特意来给你们找泉眼!”

“你?”那地理先生转身惊异地上下打量施全,脸上现出不信任的神色。送客的老者却满面笑容地说:“你若能找到水脉,必有重谢,快请到庄里用茶。”那地理先生也不走了,随着他们进庄,想要看个究竟。施全走进庄口,一眼就看见土台上有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柳树,翠绿翠绿的树叶垂到地面,随风飘舞。他停住脚步说,这棵树底下就有两个泉眼,把柳树伐倒,刨出树根就能见到水了!”那老者听说,立即把挑水的人召唤过来,伐树的伐树,挖土的挖土,一顿饭工夫就把树根挖出来了。那个地理先生见坑里没水,便责问施全:“你说柳树底下有个泉眼,泉眼在哪儿呢?”施全不慌不忙跳进坑里,用铁叉向左探索,找到一块石板,大家一齐用力撬开石板,果然下边有一眼清泉,喝到嘴里,又凉又甜。然后他又用铁叉找到右边一块石板,下边还有一眼清泉。这回那位地理先生抢先舀了一碗,喝到嘴里急忙又吐了出来,连呼:“好苦!好苦!”施全微微一笑,把身上穿的旧蓝褂子扔到泉里涮了一遍,捞出来一看,瓦蓝鲜亮,比染房里染的还好。那位老者喜笑颜开,把施全让到屋里献茶,捧出黄金白银作为谢礼。施全说:“泉水是你们庄里固有的,我不过指点指点,哪能接受礼物呢!”老者见他执意不收,拿出一口宝剑说:“这是我家传的镇妖宝剑,送给壮士作个纪念吧!你若不收,可就是瞧不起我老汉了!”于是施全收下镇妖宝剑,告别李家庄,启程向山北走去。

施全来到北山根张家庄,见庄前的泡子沿上有一个老汉正哭得死去活来。便上前问道:“老伯伯,你为啥一个人在此痛哭?”老汉回答说:“我孩子今年才九岁,昨天上午到泡沿上洗脚,泡子突然掀起一个巨浪,把他卷进去就不见了,捞一天也没捞出来!”施全说:“那是泡子里的王八精把你孩子吃了,你若能把泡子里的水放干三次,我去杀了王八精给你孩子报仇!”那老汉止住哭泣立刻喊来庄丁,扛来铁锹、镐头和水车,开沟的开沟,抽水的抽水,不到两个时辰,泡子就见底了。只见泡子中央出来一个箩筐大小的王八,将脖子伸了三伸,缩了三缩,冷丁折了个饼子,嘴里像喷泉般冒出水来,不大工夫,泡子满了。施全对大家说:“赶紧再抽再放,这王八精只能发三次水,咱们抽到第四次就可以捉住它了。”庄丁们亲眼看见了王八精,抽水的劲头更足了。王八精发了三次水,都被他们抽干了。最后王八精筋疲力尽动弹不得,被施全跳进泡子里用宝剑杀死了。他挖出王八精的两颗眼珠,一颗塞到腿肚子里,一颗塞到耳朵里,这才回到岸上。张家庄的人们见施全为地方除了大害,大摆宴席,款待三天,才恋恋不舍地送施全出庄。

施全惦念笔帽峰上那棵千年老参,一路上连歇也没歇。来到摩天岭近前一看,那山岭高耸入云,老鹰还在它半截腰飞呢。再看上边的百丈崖,像刀切的那样陡,崖上的笔帽峰,像一只笔似的又尖又高。他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向上爬去,说来也怪,自从腿肚子里塞上那一颗王八精眼珠子,就觉得身子轻了许多,向上一蹿就是一丈多高,他没费多大劲就登上了笔帽峰。在峰顶的石头缝里,挖到了一棵血红透亮的棒槌,他想:这一定是狐狸精所说的生血参了。从笔帽峰下来,将生血参揣在怀里,他就连夜赶奔皇城。

在皇城的门口,他把皇帝邀请能人给公主治病的皇榜揭下来,立刻被武士送到宫里。在他来之前,已经有许多人贪图给皇帝作女婿,前来揭榜治病,没治好都被皇帝关进监狱,所以公主对揭榜的人已经不那么相信了。当施全要了三根红线,让宫娥拴到公主的手脖子上,说是要走弦号脉时,公主有心要试试他的医道,便对宫娥说:“你给他拴到铜香炉上去!”因为施全耳朵眼里有那颗王八眼珠,公主说的话全被他听见了。他装模作样地用三个指头把红线捏了一会儿,故意吃惊地说:“哎!不对呀!咋一股铜锈味呢?”宫娥将话传过来以后,公主又说:“这回拴到板凳腿上去!”施全听到这话,把红线抖了抖说:“这回呀,不是铜锈味了,一股木头渣子味!”宫娥回来告诉公主,公主这才把红线拴到手脖子上。施全号过脉以后,将生血参掰下一个杈来,交给宫娥熬汤,公主连喝三次,病就好了。按照皇榜的条文,皇帝应该把公主嫁给施全,可是公主嫌施全是平民百姓,个头长的矮,在宫里又哭又闹。皇帝无奈只好多多赏赐黄金白银,绫罗绸缎,派车送施全回家。施全原来就嫌公主娇气,这一来正对他的心思。到家以后,他把得来的金银财宝分给穷苦的乡邻,用留下的生血参给乡邻们治好许多陈年老病。骆登听说以后,假惺惺拎着两瓶酒来看望施全。一见面就放声大哭说:“兄弟呀,你可把哥哥想坏了,你去找水,突然一阵大风把我从山上刮到山下。我回去找你,连找三天也没找着,只好自己先回来了”。实心眼儿的施全信以为实,便留下骆登喝酒。骆登一面劝酒一面套问施全是怎样发财回来的,施全便把藏在树洞里听野兽讲奇闻的经过说了一遍,骆登暗暗地记住八月十五这个日子,便告辞回家了。

第二年八月十五,骆登早早地赶到长白山,藏到那棵枯树洞里。刚到二更,老虎、鹰、白猿、黑熊和狐狸都到齐了,骆登把耳朵伸出洞口,一心想听这些精怪讲出什么奇闻,好去找宝发财。哪成想狐狸却说:“虎大哥,上回咱们说的那几件宝物都被人取走了。这儿一定有人偷听,这回得搜搜!”说着,狐狸就用鼻子到处乱闻,白猿就跳到树上四处观望。骆登刚把脖子往回一缩,被白猿一把揪了出来,扔到地上。老虎咆哮着要吃他,黑熊吼着要舔他,老鹰叫着要啄他,狐狸说:“咱们别杀死他,叫他活遭罪!”于是老虎揪脑袋,白猿扯腿,黑熊拽胳膊,向四下抻了起来。把他的脖子抻得像擀面杖似的,腿抻得像烧火棍似的,然后往山涧里的水沟里一扔说道:“你就在这儿等着得宝吧!”

在山涧下面他跑也跑不了,吃又没啥吃,只好站在水里等游鱼过来捞鱼吃。时间久了,他就变成专门守在水边吃鱼的鹳鸟。上山的人见他脖子很长,就管他叫长脖子骆登,久而久之,叫成了长脖子老等。(讲述人:王夫一,搜集整理:吴克)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