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化 > 民间文学 > 民间故事 > 大黄狗

大黄狗

作者:武学禹来源:互联网2014-09-04 09:35:02
大黄狗

从前,有个名叫傻儿的孩子,十岁上死了爹娘,老实巴交地跟哥嫂过日子。傻儿的嫂子可不是贤惠的人,人送外号“恶婆子”。她对傻子可狠啦!张口就骂,举手就打,一不顺心就罚傻儿跪,叫傻儿干重活,吃粗饭,和家里养的一条大黄狗住在一块儿!

大黄狗可通人气了,晚上它伴傻儿入睡,白天它随傻儿下地。每当傻儿遭受恶婆子打骂的时候,大黄狗总是偎依在傻儿身边,用细痒痒的舌头舔他的手,用毛茸茸的头蹭他脸,像是怜悯,又像是安慰,天长日久,大黄狗和傻儿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了。

说这话时,傻儿含辛茹苦地熬了八个年头,身上的衣服短了,个儿长高了。恶婆子瞅着傻儿已成了小伙子,不禁心急火燎地犯了合计:树大总要分枝,如今一根烧火棍也得折给傻儿一半,还有这房子,这地,这全部家产……老天爷呀,老天爷,你怎么这样不开眼,偏偏把这傻小子打发我家来!哼!傻子呀,傻子,你咋不死……死?!想到这,她那凶神恶煞的脸充满了杀气。

一天大早,恶婆子趁傻儿哥哥出门,把傻儿打发到很远很远的南山根去铲地。傻儿临走抚摸着大黄狗的头,对它说:“大黄狗啊,这回道远,别再跟我去了,留在家里好好看门吧!”大黄狗像明白知心朋友的意思,恋恋不舍地抬起前爪在傻儿的脚上扑了扑,摇着尾巴送着傻儿……恶婆子见傻儿走远了,回屋剁馅儿包起饺子来。她拌两盆饺子馅,一盆是好的她包荞面的,另一盆肉呢,她撒上毒药包白面的。这一切都被趴在门口的大黄狗看在眼里。饺子煮好了,天也晌午了,恶婆子唤来大黄狗:“大黄狗,去叫傻子回家吃饺子。”大黄狗一出门就箭儿打似的向南山跑去……

再说铲地的傻儿,没住闲地干了一上午活儿,又累又饿,加上烈日暴晒,一时觉得头晕目眩,幸亏撑着锄头,没有摔倒。傻儿想回去吧,害怕嫂子打骂,不回去吧,肚了饿得实在难忍。突然,他眼睛一亮,见大黄狗正向他跑来,知道这是叫他回去吃饭,忙扛起锄头迎上去,可是大黄狗来到他跟前却拦住了他。傻儿觉得奇怪,心里想嘴里就说了出来:“大黄狗啊,大黄狗,盼着你来叫我吃饭,现在把你盼来了,又为什么不让我回去呀,咱俩有啥过不去呢?”大黄狗站在那,就跟没听见似的,一声不吭,一动不动。傻儿装出生气的样子,扬了扬手中的锄头,喝道:“你要再不躲开,我可就要打你屁股了,大黄狗以为傻儿真要打,就向路旁一跳,让开了道。在回去的路上,大黄狗时而在后面咬傻儿的衣襟,时而窜到傻儿前面冲傻儿“汪汪”叫几声,继而又默默地跟在傻儿的身后。

恶婆子端着一碗白面饺子,早就等在门口了,见傻儿一进院,献殷勤地迎上去,阴阳怪气地说:“傻儿兄弟,我知道你早就饿了,这不?嫂子特意给你包的白面饺子,快赶热吃下去吧!”傻儿接过饺子端进下屋,恶婆子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下屋里,大黄狗死死盯着那碗白面饺子,傻儿拿起一个递过去,心痛地说:“八成你也早饿了,给。”大黄狗连理都不理,眼睛还是盯着那碗饺子,傻儿自己刚要吃,大黄狗突然窜上去把饺子抢下来吐在地上,傻儿生气地埋怨道:“给你吃,你不吃;人家吃,你又抢,啾噢,你不吃,还不让我吃呀?”他又要去碗里拿饺子,这下子大黄狗可急了,从地上一跃而起,“吭吃吭吃”几口就把碗里的饺子吃了个溜溜光,傻儿惊呆了,等他抄起饭碗要打大黄狗的时候,大黄狗已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死了。傻儿扔掉饭碗,一头扑过去,大哭大叫,可是顶什么用呢?他哪里知道忠实的大黄狗是吃了有毒的饺子而死的呀!傻儿含泪把大黄狗埋在大门西又哭了一场,碰巧这时候哥哥回来了,好说歹说把他劝回去。从此傻儿可真就成了傻子,一天不说一句话。说也奇怪,不知啥时从大黄狗的坟上长出一棵梨树,没几天,这棵树竟长得一人高了,没见开花竟结出黄澄澄的大鸭梨。

这一天,恶婆子忽然见傻儿怀里抱着大鸭梨在门外站着,恶婆子在心里骂道:“这小子倒有傻命,吃饺子没药死,他倒享起福来了,我倒要看看他在哪弄来的梨,要是偷家里钱买的,哼!看我不打死他!恶婆子几步溜出大门,向西一望,见满树的大黄梨,把她馋得口水直淌,于是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树下,伸手摘下一个就吃,还未等一个梨吃完,“咣当”一下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一命呜呼了。

后来听人说,那棵树是被药死的那条大狗变的。那恶婆子是自食恶果,被药死的。(讲述人:武潘氏;搜集整理:武学禹)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