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化 > 民间文学 > 民间故事 > 绣花鞋命案

绣花鞋命案

作者:不详来源:网络2018-01-03 08:52:19
绣花鞋命案

古时,山东省东昌县发生了一起看似平常,实则离奇的人命案。一个姓卞的老头半夜时被一个跃墙歹徒杀死在自己的家中。歹徒行凶之后仓惶逃脱,匆忙中却遗落了一只绣花鞋。歹徒逃走了。他,到底是谁呢?现场中留下的唯一证据就是那只绣花鞋。

老汉之死

原来,本县有个姓卞的牛医,家中只有一个女儿,名叫胭脂。胭脂姑娘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温柔善良。卞老头十分疼爱她,一心想把她嫁入书香人家。但由于卞牛医家门第低微,生活不富裕,有地位有声望的人家都不愿意与他们缔结婚姻。所以,胭脂姑娘到了成年,仍没有找到如意的婆家。

胭脂家的对门住着龚氏夫妇,龚某是一个生意人,常年出门在外。他的妻子王氏,轻浮俏丽,长于说笑,是胭脂闺房中常来交谈的朋友。

一天,王氏又过门来与胭脂姑娘说话,离开回去时,胭脂送她到门口。这时,一个身穿白衣、头戴白帽、举止潇洒、仪表堂堂的少年正好在她家门前路过。胭脂一见,心中顿生爱慕,两眼不住地打量他。那少年有所察觉,低下头,加快脚步匆匆走去。人已经走出很远了,胭脂还在望着他的背影,如呆如痴。王氏看到她如此模样,猜到了她的心思,便开玩笑地说:“以你这样的才貌,如果能嫁给这样的男子,也算是天生的一对啊。”

胭脂情知失态,急忙收回目光,满面通红,不发一语。

王氏很认真地问她:“你认识这个少年吗?”

胭脂低着头说:“不认识。”

王氏笑着说:“我过去曾是他家的邻居,所以认识他。他是鄂秋隼(音笋)鄂秀才,家住南巷。父亲是个举人,早已去世了。鄂秀才温柔和顺,知书达礼,咱们县上没有人能赶上他。你不是看见他穿着白色的孝服了吗?那是因为他的妻子刚死,丧服还未满。你如果对他有意,我就告诉他,让他请媒人来说亲。”胭脂不做声,眼神含情,算是默许了。

几天过去了,不见任何消息。胭脂一会儿想可能是王氏还没功夫去说;一会儿又疑心鄂秋隼虽然家境不济,但也是宦门之后,不肯低就。如此一来,她日夜苦闷,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竟然渐渐得了重病。

王氏刚好又过门来找她说话,看她竟然躺在床上没了力气下地,便再三问她得了什么病。胭脂缓了口气说:“我自己也不晓得。只是自从那日分别之后,就觉得精神不好,现在只是苟延性命,怕是不久于人世了吧。”王氏想了想,明白了怎么回事,便悄悄说道:“我家男人外出做生意还没回来,所以至今还没去和鄂秀才说。你身体不好,怕是为了这事吧?”

胭脂听后面红耳赤,用绢帕捂着口,久久不语。王氏又戏弄她说:“果然是为此而病。竟然相思到这种程度,还怕什么呢?如果先让鄂秀才夜里来与你见见面,他得知你的一番情意,难道还会不肯吗?”

胭脂叹口气说:“事已至此,我也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如果他不嫌弃我家贫贱,就赶快请媒人来我家说亲,我的病很快就会好;如果说要夜里私自约会,那是万万不行的。”王氏点点头,坐了一会儿,又说了会闲话,就离开回去了。

王氏在闺中还未出嫁时就与邻居一个叫宿介的书生有私情。王氏出嫁之后,宿介每逢得知她丈夫外出不在家,便来重温旧好,日日与其欢笑。那天夜里,刚好宿介又来了,王氏就把胭脂的事当做笑料说给他听,并开玩笑地让他转告鄂秀才。宿介也是一个好色之徒,他早知胭脂姑娘漂亮出众,听了以后暗自高兴,认为这是一个大好的机会。于是,他就假装无心地问东问西,把卞家房屋院落的情况问得一清二楚。

第二天夜里,宿介爬墙跳进了卞家,顺利地摸到了胭脂房前,用手轻轻地扣敲窗棂。房里人问:“谁在那里?”

宿介悄声答道:“我,我是鄂秀才。”

胭脂心里一动,但马上镇定了下来,说:“相公错了。我所以想念你,是为了百年和好,不是图一夕的欢乐。你如果真的对我有意,就赶快请媒人前来;若说要私下结合,我是不会答应的。”

宿介假意赞同,但又苦苦哀求握一下胭脂的手便离去。胭脂听其话语,不忍心拒绝,便拖着病体下床开了门。门刚开了一道缝,宿介便闯入房中,一下抱住胭脂,欲求云雨之欢。胭脂恼怒异常,极力抗拒,但因体弱气虚,跌倒在地,气都喘不过来了。宿介也吓了一跳,急忙把她扶起。

胭脂低声怒道:“你是哪里来的无赖?必定不是鄂秀才!鄂秀才是很温顺的人,知道我害病,一定能怜惜体贴我,怎么能这么粗暴!你如再敢这胆大妄为,我就大声喊叫。损害了你我的品行名声,对两人都没好处。你快点离开,我也就不声张了。”

宿介怕露出破绽,把事情闹大,不敢强求,但又贼心不死,提出约定一个再度相会的日期。胭脂说要等到结婚的时候再相见。宿介认为太久,一再请求;胭脂厌烦他不断纠缠,就约定待她病好之后便相会。宿介又要求拿点东西做凭证。胭脂不肯;宿介就捉住她的脚,强脱下一只绣鞋拿起就走。胭脂低声喊他回来,说:“我已将身体许托给你,还有什么别的东西舍不得的!现在私物已到你手,料你不肯归还。你如果变了心,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几天以后,一人翻墙进了卞家,被卞老头发现,老头持刀追赶,反被那人夺刀而杀,现场留下了胭脂的绣花鞋。

胭脂见过绣鞋,仿佛一下就明白了什么,哭着对母亲讲出了事情的原委。但在述事的过程中,心存善良的胭脂隐瞒了一个事实,她不忍连累王氏,只说是鄂秀才自己来的。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