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化 > 民间文学 > 民间故事 > 李柴夫奇遇记

李柴夫奇遇记

作者:不详来源:网络2018-01-03 08:57:57
李柴夫奇遇记

从前,村子里有两个光棍,一个叫张枪手,一个叫李柴夫。张枪手以打猎为生,乃是十日打猎九日空,一日赶上十日工。李柴夫以砍柴为生,每天卖钱不多,却也滴水不断,还能度日糊口。

有一天,他俩相遇在山路上,亲亲热热,边走边喧。李说:“你一日赶上十日工,光景比我强。”张又说:“你砍柴卖,每日多少能得几个钱,而我十日打猎九日空。”二人越喧越投机,都有意结拜为兄弟,便就地堆土,插芨芨为香,拜了天地,又互相参拜,张枪手岁数大些为兄,李柴夫为弟。

一天,张枪手在山里打猎,碰上了一个白孤子。

俗话说,千年白,万年黑。枪手一枪打中了狐子,狐子带伤而逃,枪手紧追。这时,李柴夫砍好了柴刚要回去,突然跑来一个狐子,钻到柴里,还说起话来:“大哥快救我一命,日后必报。”柴夫一惊,说:“我不图啥报。只是怎么救你呢?”

狐子说:“大哥,把皮褂子盖在我上面。”刚盖好,张枪手追了过来,见李兄弟在此打柴,便问:“兄弟,你见过来一个白狐子吗?”

李柴夫一听,这个狐子原是我兄长打的,怎么办?嗨,不行,我已答应狐子了,不能失信,便撒谎说:“哥哥,我没看见。”张说:“怪,这狐子跑到哪里去了?弟你收拾柴,我向前边再找。”枪手走后,柴夫对狐子说:“你去吧,我要下山了。”狐子说:“大哥的救命之恩,一定要报答。”柴夫说:“我已说过不图报答,你快走吧。”狐子又说:“我现在还带着伤,要是走出去,还会叫你哥打死的。求求你把我带回家去,伤好了我再走。”柴夫犹豫地说道:“路上有人,我怎么将你带回呢?”狐子说:“我钻在你的怀里,你披上皮褂子,别人就看不见了。”柴夫便这样将狐子带回了家里。

柴夫因砍了一天柴,走了不少路,实在累了,进门就在炕上睡着了。这时,狐子跳下炕去打了个滚,变成一个秀美的女子。柴夫醒来一看,又惊又怕,天爷,我怎么救了一个妖精?狐子忙说:“你莫怕,我是真心实意报答你救命之恩来的。你身边缺个妻子,我给你当妻子吧。”柴夫说:“这、这、这可不行……”狐子说:“不要多说了,天色已早,你去卖柴吧。”从这以后,柴夫每天带着忧虑上山砍柴,卖点钱再买些米面。可回到家里,和过去大不一样了,一进门女子就问寒问暖,十分体贴,家里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热腾腾的饭菜已摆在了桌上。天天如此,李柴夫也高兴起来了,两人相亲相爱,日子越过越美满。

一天,柴夫砍柴回来,见妻子哭得很伤心,就放下柴担问她:“你怎么了?”妻子说:“你哥哥今天把我父亲又伤下了。”

柴夫说:“你不要哭了,我前去看看。”

妻子说:“你去救时连皮带肉拿来不要剥了。”柴夫就去找张枪手,到家里一看,地上果然放着一个白狐子。他问:“哥哥呀,你今天打的这只白狐子卖不卖?我很想买一只白狐子。”

张枪手说:“卖。”柴夫给了二两银子,张枪手硬是不要,说:“拿去吧,不要你一文钱,我马上给你剥皮。”

李柴夫忙说:“哥哥,我要连皮带肉的。”说罢,李柴夫把白狐子带回自家里去了。他将白狐子往炕上一放,狐子嘴里吐出来个白弹儿,变成了一个白胡子老人。

他一见自己的女儿,问:“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女子指着柴夫说:“这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你我都是他救的。”

老人感激不尽,对女儿说:“你就照料李柴夫一辈子吧,直到他下世再离开。”说完白胡子老人走了。

他们俩亲亲爱爱过了好些年,女人为柴夫生下两个儿子,一个叫李成,一个叫李明。儿子们长大后,李柴夫死了。女人把两个儿子叫来安顿以后的事,说:“家里有两个宝贝,一个叫盛钱匣儿,这匣儿摇一下能出七两银子,另一个是定线轴儿,带上它可以腾云驾雾,这两个宝物一人一个。老大要了摇钱匣儿,老二分了定线轴儿。分完后,女人就变成个白狐子走了。兄弟两个看到了说:“我两个人的母亲怎么是个狐子?”李明想不通,李成更奇怪。

老大李成出走了。一日,他到了华山下的广华寺里,看到寺里有几十个和尚僧人,便上前问一个老和尚:“老师傅,让我在寺里住一晚,行不行?”老和尚说:“都是出家人,怎么不行呢?住多少天都可以。”饭后,李成就和老和尚喧起来了,李成问:“你的寺里有多少和尚?”老和尚说:“有一百多和尚与僧人。”又问:“你们的寺这样破旧,为什么不修一下?”和尚说:“近年来天年不好,人连吃的都没有,哪有钱修寺?”李成说:“老师傅,你若想修,我愿给你所需的银两。”旁边的小和尚听了李成的话,窃窃私语:“他那样穷,能有几两银子?还想修寺,真把牛皮吹上了天。”当天夜晚,李成把盛钱匣儿整好,摇了一夜,摇出了很多钱。第二天,李成告诉老和尚,让人到他住的房内取银两。老和尚说:“施主,是不是取笑我?”

李成让老和尚带众僧到房里一看,都傻眼了,足足有半房银两!李成说:“快拿去修寺吧。”老和尚吩咐众僧找来了能工巧匠很快建起了许多宫殿式的庙宇。

寺修成后,有好事者给皇上奏了一本说:“有人出钱将广华寺修得十分好看,可前去一观。”皇上事忙就派了一个大臣去看。这位大臣的女儿有病,曾许过愿,正好可去降香还愿,就带了姑娘领了丫环和侍女一同来到广华寺。大臣的姑娘还愿,有个讲究,不论是人还是畜生,一个不留都到寺外面,姑娘好安安静静地叩头、上香。可是李成对这个讲究很生气,说:“我出钱修了寺,他们来上香,竟把我们赶走,大臣的姑娘又不是凡人不能看的天仙女,我偏要看看!”旁边几个和尚就出了主意说:“你别急,他的女儿前来上香,一定要去娘娘庙。娘娘庙里有个大供桌,你去藏在供桌下面,她一上香,你不就看见了嘛。”李成就去藏在了供桌下面。

姑娘来上香的时候,李成一看,哎呀,这位姑娘长得实在美貌俊秀,真如天仙一般!李成看呆了,竟连姑娘走了都不知道,还在那里一动没动。几个和尚进来对李成说:“你怎么还在这里?那姑娘已走多时了。”从此,李成没精打采的,时时都在想那姑娘的容貌。过了些天,李成辞别众和尚,寻找那姑娘去了。

走了月余天,来到京城,知道那位姑娘是道台的女儿,住在一座绣楼里,他却苦于无法见到。后来打听到,有位王妈妈常在道台家里教姑娘做针线,和姑娘常见面。于是,他前去拜见王妈妈,说明来意,让王妈妈帮他和姑娘见面。王妈妈不答应,李成知道王妈妈无儿无女,就跪到地上拜王妈妈为干娘,求干娘成全,王妈妈无奈就答应了。她给他买了红绸上衣、蓝绸裤子,还配上裙子,带上头饰和耳环,把李成打扮得像个姑娘。王妈妈对李成说:“我先去说,有机会再带你去。”

这天王妈妈来到道台家,先给夫人请安。夫人见了王妈妈说:“你这几天怎么不来呢?”

王妈妈说:“这几天我的外甥丫头来了,所以没来。”

夫人说:“那你领上来和我家姑娘玩吧。”正说着姑娘从楼上下来,问王妈妈道:“你的外甥女啥时候来的?我一人闷得很,明日一定带来和我玩。”

第二天,王妈妈就领着李成来到姑娘的楼上。姑娘见王妈妈的这个外甥女,长得聪明伶俐又俊俏,心里十分喜欢,二人在一起玩得很热闹,像亲姐妹一般。王妈妈走时,姑娘硬让王妈妈把外甥女留下了。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不管姑娘怎样说,李成就是不敢脱衣服,姑娘便有了怀疑,细细地看终于发现了破绽。她对李成说,“你到底是何人?从实说来,不然……”

李成急了,把实话都说了,求她不要告,自己是一片真心寻来,现在出不去了,明天一早他一定离开。姑娘听了心想:“他不远千里寻我,难得一片真心。”便再没言语,让李成坐到天亮,放他走了。

过了月余天气,李成回到了自己的家里。见到兄弟他说:“呔,有件大事求你。我这些天在广华寺当功德主,庙宇佛堂都修齐了,明日五更就要开光,我怕赶不上,想借你的定线轴儿一用。老二是个念佛的善人,就把宝贝借给了。

李成把盛钱匣儿一挟,定线轴儿一骑,只见一股黑烟冒过,一时三刻又落到姑娘的楼上。姑娘抬头一看,说:“你怎么又来了?”

李成说:“还是来看你。”姑娘不言语了,因前次见面她对李成已产生了好感,走后,还有些想。她又问:“怎么一下子就站在楼上了?我们这儿岗哨里三层外三层,你总不会是神仙飞进来的吧?”李成说:“我在广华寺,当了几年功德之主,没这点本事敢在你这儿来!”

二人又说又笑,又玩又闹,整整一天。晚上,姑娘就又留李成睡在楼上,互相间都有了爱慕之心。姑娘对李成说:“我好比鸟关在笼子里,与世隔绝,人间之事全然不晓。你能不能把我带出去游上一游?”李成说:“别说你一个,就是有三个,我也能带上。”姑娘说:“那好,明日带我去野外游玩。”

第二天,丫鬟端来早饭,姑娘对她说:“下午不要送饭来了,今天我身体欠安,不想吃饭,想独自安静安静。”丫鬟走后,二人吃完饭就拿上盛钱匣儿,骑上定线轴儿离家游玩去了。飞行间,李成想去广华寺,让和尚看一下他多有能耐,把道台的女儿给领来了。可天气拉雾迷了方向,转来转去,落到了一个山头上。他俩实在太累了,就在山头上睡着了。一觉睡到日头快落西山,姑娘猛地醒来,李成还睡得很香,叫不醒,拉也拉不醒。姑娘着急起来,再不回去,家里找起来怎么办?就独自拿上盛钱匣儿,骑上定线轴儿走了。

李成一直睡到夜里三更才醒来,他只见满天星星,不见姑娘和宝贝,急得不知咋办。等到天亮,李成看这山又高又陡,只好慢慢往下爬,爬了半天才爬到半山腰。此时,李成饥饿难熬,想找点东西吃。忽然,有一股香风向他这边刮来,他顺香味找去,看到一个石嘴上,长着一棵红仙桃树,上面结了四个仙桃。他上去吃了两个,还有两个给姑娘带上。过了一会儿,李成觉得满脸发烧,浑身发热。他来到石嘴崖下,看到一眼泉,正要伏下身去喝水,突然从水中看到自己变了模样:脸黑如铁锅,天门梁上长了牛角,又怪又难看。他一边吃惊自己的模样,一边想,变了也好,一路上要饭吃,别人倒也认不出来。他连着走了一天一夜,肚子又饿了。突然,又一股香风刮来,四面一看,又看到一个石嘴下面长着一棵白仙桃树,同样结着四个仙桃。他又吃了两个,拿了两个。吃渴了去喝泉水,他爬倒一看,水中的影子不但还原成本来相貌,而且更英俊了。他高兴地跳起来,决心到京城再找姑娘。

李成又走了些日子来到京城。他找到王妈说:“干娘,你再给我办个事。我从远山回来,带了两个仙桃,要敬送给姑娘。梦中神仙对我讲过,这礼物万万不能给任何人吃,只能给姑娘吃。”王妈一听也高兴,将两个红仙桃装在提篮里,提到道台府上,先到夫人跟前问了个安,又提篮来到姑娘的楼上。姑娘问道:“王妈又拿啥好花样?”王妈说:“这回的花样你一定喜欢。”说着拿出了两个仙桃,放在篮子上面。姑娘看见桃子高兴地说:“哎呀,好王妈给我拿来了桃子,快给我吃。”她一边拿起两个仙桃吃,一边问:“多少钱买的?”王妈说:“这是仙桃,二十两银子买的。”姑娘便拿出二十两银子给王妈。王妈走后不多时,姑娘觉得脸上发烧,用镜子一看,模样变了,脸黑如铁锅,嘴大如碟碗,两个胳膊成了干柳条儿。全家人一看,不知姑娘得的什么病,连忙请来太医,那太医也无法医治。道台没有办法,只好出了个榜文,上面写道:“谁能治好我姑娘的病,要金给金,要银给银,若不嫌弃可与足下完婚。”

这天,李成正在城门周围转悠,见道台贴出榜文,上前一把揭了。看榜人将李成带进道台府,道台问李成:“你能治好我姑娘的病吗?”李成说:“我能治好。”道台便领他来到姑娘楼上。李成让人将一根红头绳拴在帐内姑娘的中指,他在头绳的另一端切脉,一边切脉一边把姑娘的病说得头头是道,道台和众人听了十分吃惊,说他真乃神医。道台问:“怎么医治是好?”李成傲气地说:“这病别的方子是治不好的,非得用我的秘方不可。”道台说:“那就请神医治吧,老夫感恩不尽。”李成又说:“要想治好病,这楼上只能留我和病人,其他任何人都不能入内。”道台听了,有些不放心,但也无奈,便说:“就照你的要求办吧。”说罢领众人下楼去了。

众人都走后,李成叫姑娘出来,她出了帐子见是李成,吃了一惊。李成说:“你好狠毒,不仅把我扔在山上,而且还把我的宝贝拿走,想我无法再来找你是不是?你今天成了这样是老天对你的报应。”姑娘辩解道:“相公,那时天已黄昏,我怕来迟父亲责骂,叫你多时你又不醒,实在无奈,我便驾定线轴儿回来了。”李成说:“那你为啥把盛钱匣儿也带走呢?害的我一路讨饭才到京城,受尽了苦头。你居心何在?”姑娘说:“相公误会了,当时叫不醒你,我怕被别人拿去,便先带回保管。我家既不缺金也不缺银,我要你宝物何用?我已经成这样了,早想一死了事!想你的两件宝物在此你一定会来,才强活着等你。今日相见,如若不信我言是真,我即刻死在你面前。”说完,姑娘要拿起剪刀寻死,李成急忙拦住。他觉得姑娘说得有理,便将另两个白仙桃拿出来让姑娘吃,可姑娘就是吃仙桃才成这样的,再哪敢吃呢?李成说:“这是神仙托我带来给你治病的。”姑娘半信半疑地接过去吃了。过了一会儿,李成说:“你照镜子看一下。”姑娘一看,呀,全好了,还比原来更好看了!李成说:“你的病已治好,可知道台大人出的榜文?”姑娘说:“那你就去领赏钱吧。”李成说:“不,我要娶你。你意下如何?”姑娘羞答答红着脸儿点点头。

到了第二天,道台上来一看,女儿果真治好了,比从前更美了。道台乐哈哈地连连说道:“真是神医,真是神医。”忙叫人端上金银重谢李成。李成说:“大人,你的金山银山我全不要,就要你榜文的后一条。”道台一听,犯起难来。把姑娘许给他吧,李成乃下贱之辈;不许吧,让天下人耻笑。一转念头便推到姑娘身上,说是姑娘答应便行,不答应便不行。李成说,“道台大人叫来姑娘问吧,她不同意,我即可出府,如果她同意,我可要在今天与她成婚。”道台便应承下了,让人叫来姑娘一问,女儿说道:“既然爹爹让孩儿说话,孩儿愿意。”道台当场瘫在椅子上。无奈,当天大摆宴席,李成披红戴花成为道台的佳婿。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