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化 > 民间文学 > 民间故事 > 树叶和满堂的故事

树叶和满堂的故事

作者:王万举来源:互联网2014-08-24 16:23:21
树叶和满堂的故事

从前,黄龙府有个村子叫刘家屯儿,村中有一对姓刘的老夫妻,无儿无女,老两口常为这事犯愁。

这一天,刘老汉背着粪筐出去拾粪,来到村外的小树林中,忽然听见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循声走去,见乱草中有一个青布小包,包着一个刚生下不久的婴儿。刘老汉急忙扔了粪筐,脱下棉袍把孩子包好,欢天喜地地往家跑去。

老伴见老头拾个孩子回来,乐得两眼眯成一条缝,急忙抱在怀里。从此,老两口的小草房里有了婴儿的啼哭声。他们给孩子起名叫树叶,因为是从树林中捡来的。

当树叶三岁时,刘老汉的老伴虎巴的枯木逢春,又生了个儿子,老两口乐得整天闭不上嘴,给孩子取名叫满堂。

一转眼,树叶十八岁了,满堂也十六岁了。兄弟俩非常和睦,形影不离。刘老汉给树叶订下东庄朱三老的女儿珠姐为妻,打算冬底给树叶成亲。

谁知这时刘妈却坏了心思。常想:费劲巴力的挣下这点儿家产,还得给树叶一份,不如当初不捡这个野种了。常在刘老汉面前言三语四地说树叶的坏话,要生个法子害死树叶。刘老汉百般不肯,说:“没儿子你盼儿子,有了儿子你又多余儿子了。若不是当初捡了树叶,救了一命积下阴德,说不定还不能有满堂呢。”刘妈虽然不再说什么,心里却越发的恨树叶了。

有一天,刘老汉有事出远门了,刘妈对满堂说:“满堂啊,树叶不是妈亲生的,是你爹从树林里捡的野种。只有你才是妈的亲生儿子呢。咱家好不容易攒下这点儿家产,若是没有树叶,不都是你的吗?咱把树叶害了吧。”满堂听了这话,心里冷丁地张了个个,心想,妈有这个念头,哥哥早晚性命难保,应当设法救哥哥才是。于是,假意问道:“怎样害死哥哥呢?”刘妈说道:“你明天和树叶进山打猎,在背后冷不防用猎叉把他刺死,回来就说他被虎吃了,不就完啦?”满堂假意应允。

第二天,兄弟俩进山打猎。到了山下,满堂在背后叫道:“哥哥回头!”树叶回头一看,满堂的猎叉正对着自己的后心,不由一怔道:“兄弟,你这是干啥?”满堂垂泪道:“妈妈说你不是她的亲生,怕你争家产,让我在这里把你刺死。”树叶呆了半晌道:“兄弟,那你就刺吧!”说着流下了眼泪。满堂说:“我怎么能杀你呢?咱俩还是一块儿逃走吧。”树叶点头依允,兄弟二人打马往南走去。

走了三百里路,来到一个叫韩家岭的地方,天就黑了。兄弟俩扣开一家客店的大门,走出一位白发老人说:“小店客满,没有闲房,二位另找店吧。”树叶道:“我二人远道而来,此地不熟,哪里去找店?请店主随便安排个住处就行了,并不计较房间的好坏。”店主说:“实在没有空房了。”满堂说道:“店家,你那西厢房没有灯光,不是闲房吗?”店主道:“客官不知,这所房子闹妖怪,没人敢住,前年住个姓赵的,早晨起来就剩一副骨头了。去年有个山东客人非住不可,早晨起来连骨头都没剩,因此不敢让客官住。”树叶笑道:“就是有妖怪,我兄弟二人也不怕,只要住得一宿,明天多给些店钱。”说罢便牵马进店,店主苦劝不住,只好命人开房门,请二人住下。

兄弟二人用罢茶饭,掩上门,推开窗子,让风吹进来。树叶让满堂先睡,自己坐在床头,把剑横在膝上,要看个究竟。

夜,静极了,后槽马吃草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一只蝙蝠从窗前飞过,撞得树叶刷刷地响,还有几片飘落窗台上。忽然,从墙角卷起一阵风来,刮得灯火暗而复明,一个黄乎乎的怪物出现了。那怪物伸出簸箕大的一只手来抓树叶,树叶大喝一声,挥剑砍去,就听铛郎一声响,火星四迸,妖怪在墙角那一闪身就不见了。树叶急忙叫醒满堂,说明方才发生的事,兄弟俩到墙角一看,那里有鸡蛋大小的一个洞。两人用剑往下挖,破土三尺深,露出一块石板,揭开石板一看,原来是满满的一缸金子。

次日清晨,店主来探望兄弟二人。树叶把昨夜的事说了一遍,并指着金子给店主看。店主大喜道:“原来是这些金子作怪。老夫姓韩,在这开半辈子店了,并不知这屋里埋着这些金子,这都是二位的福分,别人是争不得的。老夫无子,只有一女,我有意在你兄弟二人中招一人为婿,合为一家,不知二位肯不肯?”树叶大喜道:“我兄弟二人无依无靠,到处飘流,要得店主如此相待真是万千之幸。”当下就让满堂拜了岳父。韩店主欢喜无限,唤出妻子、女儿与树叶和满堂相见。韩店主择个日子给女儿与满堂成亲后,就把店中一切事物都交给他兄弟二人管理,自己安心养老了。兄弟俩取出金子,又在岭上开了几处买卖,成了当地的首富。

满堂惦记哥哥的亲事,要回家把珠姐他们一家接来。树叶说道:“兄弟,你把咱爹咱妈也接来吧,妈虽然害我,但她毕竟抚养了我,此恩不能不报。”满堂答应了,带了几个随从先到朱三老家,命随从把朱三老一家送回韩家岭,自己改扮成一个讨饭人回到刘家堡。

再说刘妈,那天不见满堂回来,非常惊慌,只好把实话对刘老汉说了。老两口思子心切,整日啼哭。

这天,老两口正为儿子的事咯叽呢,猛抬头,见满堂左手端着讨饭瓢,右手拎着打狗棍儿进来了。刘老汉迫不及待地问:“你咋这个样子呢?你哥呢?”满堂说:“我杀了哥哥后,马就溜缰跑了,一下子把我驮到一个很远的地方,我身边又无盘费,只好卖了马,当了衣服。钱花光了,只好讨饭。”刘老汉听说杀了树叶,直流眼泪,刘妈却异常高兴,忙给儿子做饭换衣服。

第二天,满堂到赌场赌了一天钱,故意输了二百两银子,帐主登门讨债,满堂假意要上吊。老两口无奈,只好变卖家产,好歹凑够了二百两银子还了帐。满堂说:“二位老人跟我要饭吧,往南有个韩家岭,那里的人很善良,要饭的只要站在门口一招呼,就有好吃的送出来。”刘老汉不信道:“有这地方?”满堂说:“到那你就知道了。”于是,他们便向韩家岭出发了。

这一天到了韩家岭,满堂把父母安排在破庙里说:“二位老人先在这歇着,我去要一乘轿子来接你们住店去。”说完就走了,老两口半信半疑,只好等着。刘老汉想起树叶,暗自落泪,刘妈也为眼前的景况叹气。这时,庙门大开,两乘轿子停在门口,树叶和满堂穿着华美的衣服走了进来,还有朱三老和珠姐。老两口惊呆了,只见树叶跪在面前垂泪道:“孩儿不孝,让父母受苦了,请跟儿子回家享福吧。”接着,满堂又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刘妈羞得无地自容,一头撞死在庙门上。兄弟二人痛哭一场,只好厚厚的葬了刘妈。

从此,一家人在这儿团聚下来,树叶和珠姐成了亲,兄弟俩继续开店。刘老汉、朱三老、韩店主三位亲家整日地游山玩水,日子过得非常幸福。(作者为农安县戏剧创作室创作员)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