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化 > 民间文学 > 民间故事 > 大沙坑里有个金马驹

大沙坑里有个金马驹

作者:孙书深来源:互联网2014-08-28 15:51:24
大沙坑里有个金马驹

在农安三盛玉西北的西合堡与前郭的鄂莫可交界处,有一个大沙坑。大沙坑四周是细面白沙堆成的几十米高的山丘,山丘上长满疙瘩溜秋(注:方言,指树不直,包节比较多)的歪脖老榆树,老榆树身上缠满叫不上名的野藤。山丘中间是一汪深不见底的沙坑。涝年头,坑里的水不见多,旱年头,水不见少。你说怪不怪?怪!最怪的是数九隆冬,这汪水不但不冻,而且还热气腾腾地扑脸。

相传,东海龙王三太子趁老龙王出海巡游,偷跑了出来。正巧这里大旱七七四十九天,三太子一时不慎从天上掉了下来,他这么一掉啊,把正在求雨的百姓们吓坏了。三太子在烈日下一动不动地躺着,快要断气了。老百姓细一想,这条龙是咱们求雨给求下来的,咱们能见死不救吗?于是,老百姓把井里的水淘干了浇在龙身上。渐渐地这条龙有了点精神头儿,半夜时,他终于开口说话了:“我呀,是东海龙王的三太子,玩到这里,在天上看你们求雨,不知不觉就掉了下来。你们别害怕,我趴着的这块地下面就有水,一直通到地河。”
百姓们跪在三太子面前,央求说:“你想想招儿吧,庄稼快旱起火苗了。三太子同情地点了点头,把八条利爪扎进地里,一阵大叫,那叫声把周围的枯树都给震断了,只见三太子腾空而起,地面上出现一个大坑,坑里一下子水,清凉凉的水能照出天上的星星和月亮。老百姓齐刷刷接连不断地磕头。三太子在空中飞腾了一会儿,天上星星和月亮不见了,阴云从四处拢了过来,几声炸雷,瓢泼大雨从天而降。大旱解除了,从此这里留下了这个大沙坑。后来,这个大沙坑成了三太子落脚的地方。每到夏天连雨天,当地的老百姓就能看到有一条怪兽枕在沙坑南沿,尾巴搭在沙坑的北沿上。老百姓知道这是三太子来散心玩耍,就在不远处搭起长长的席棚,烧香摆供品。三太子在这呆几天,老百姓就供几天,不管黑夜白天,香火不断。三太子本打算多住几天,他见百姓浪费,心里很不安,就起身走了,这一走,就再也没见着影。

有一天,一个挑挑儿的南方蛮子路过这里,站在沙丘往下看,惊喜地叫了一声:“老天爷呀!我可找到你了!”

南方蛮子觉着话说得冒失了,生怕有人偷听,往四周撒目一下,没发现人,才放心。谁知道,鄂莫可屯大财主钱老贯正蹲在蒿草棵里拉屎,把他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只见南方蛮子围着沙坑左走三圈右走三圈,最后,蹲在正南沙丘上,从钱搭子里掏出一个罗镜鼓捣了半天,嘴里嘟囔着什么,钱老贯就没听清了。不过钱老贯是方圆几十里出了名的人精子,他心里划魂儿(注:方言,意为猜疑,疑惑不解),这大沙坑里说不定有什么宝贝。钱老贯就牵着小毛驴早早地在道边候着南方蛮子。

大约摸(注:方言,意为大约,大概)半袋烟的功夫,南方蛮子离开大沙坑上了道,打算进屯找个落脚的地方。钱老贯大老远看见南方蛮子向他走过来,便装模作样地抚摸着油光锃亮的毛驴脊背。

南方蛮子向钱老贯搭话:“老伯伯,前边是什么屯?”

钱老贯装作打起眼罩:“你是说那个屯,那是鄂莫可,我就是那个屯的,老弟,在哪发财呀?”

南方蛮子笑容可掬,别看他四十出头,长样年轻,就像三十来岁的大小伙子,说话先笑:“老伯伯,我是做首饰活的,打算在屯里找个落脚的地方,老伯伯帮个忙。”钱老贯嘿嘿一笑:“跟我走,我家房子几十间,你相中哪间就住哪间,正好给我几个太太打几样首饰。”

就这样,南方蛮子跟钱老贯进了钱家大院。南方蛮子转悠了一阵,选住在靠近马棚的草房,钱老贯心里有谱,他要看看南方蛮子到底干啥。白天,南方蛮子给打金银首饰,到了半夜人定了,他背着钱搭子从草房后门溜出院子,直奔大沙坑。到了大沙坑,他把几丈长的绳子抛进水里,左手牵住绳子一端,右手撇着豆饼碎渣,嘴里叨咕着:“缰绳四丈九,金马跟我走,走出四十九步,四十九天马牵到手。”南方蛮子走出四十九步,正好绳子离开水面。

躲在一边的钱老贯听得清楚看得真切,他心想,等到金马驹走出坑沿,就吩咐家丁用大网罩住。得了金马驹,那还了得,别说方圆几十里,就是洮南府,我一跺脚都得发颤,吴督军也得巴结我钱老贯呢。钱老贯越想越美,偷偷地跟踪南方蛮子四十天,还是没看见金马驹露出水面,他挺纳闷:“难道没有金马驹?不会吧,南方蛮子眼睛毒得很,再等几天吧。”

到了第四十五天的半夜,随着南方蛮子牵着绳子一步一步离开坑沿,只听得水里哗哗声响,等钱老贯数到四十九步时,金光四射的金马驹跃出了水面,扬了扬尾巴,咴咴叫了几声,又消失在水里。

钱老贯打定了主意,暗地里安排了钱家父子爷们儿十几人,做好了一切套住金马驹的准备。

到了第四十九天,南方蛮子跟钱老贯说:“老伯伯,这一带活儿干没了,我要走了,这是房费钱。”

钱老贯根本没把这几吊小钱放在眼里,他百般不要,南方蛮子很受感动,说:“老伯伯,你的恩德晚生会记一辈子的。”

南方蛮子为啥走呢?原来,他怕节外生枝,故意使个障眼法。钱老贯猜透了南方蛮子的心思,说:“这一走,不知老弟啥时还能路过这里,大哥的家,就是你的家。”

南方蛮子走了,钱老贯把一切准备妥当,只等半夜子时套金马驹。

等啊等啊,好不容易等到了半夜。金马驹撒着欢跳出坑沿,随着南方蛮子一阵咒语,金马驹渐渐变小,正当要进南方蛮子的钱搭时,钱老贯大叫一声:“套住它!别跑了!”

钱家父子爷儿们十几人把绳子网向南方蛮子抛来,金马驹一声嘶叫,窜出钱搭子,腾空而起,随着一道金光钻进水里。南方蛮子惨叫一声:“你可坑了我呀!”

从此,南来北往取金马驹的游侠不计其数,可谁也没有得到。后来在阴雨绵绵的一天,人们又见到当年的龙王三太子来到大沙坑,驮着金马驹回了东海。听说,金马驹是三太子的小表弟呢。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