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化 > 民间文学 > 民间故事 > 打画墨儿

打画墨儿

作者:侯金萍来源:互联网2014-08-28 19:12:44
打画墨儿

早年间,东北这瘩疙儿(注:方言,意为这里,这一带)全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老林子,就在老林子深处的山旮旯里住着很多部族的人,有达斡尔、鄂伦春、鄂温克族,还有赛刊赫赫(满语,俊媳妇)一家和她的部族女真人。他们都以打鱼狩猎为生,莽莽的大山老林供养着这里的人们。大山是他们生命的根,森林是他们生存的保障,他们世世代代对大山和林子充满了敬畏和爱惜。这些部族各自守着自己的那片林子猎场,有时在打猎时听见彼此的呼喝声,也有时将自己丰厚的猎物彼此相送以做丰收的庆祝,大家都平安快乐地生活着。

可一次为了争一只被猎杀的老虎,女真人与达斡尔人争斗起来,导致发生了一场又一场械斗,积怨越来越深化解不开。

话说这一年,大山里出产特别丰厚,蘑菇、野果采也采不完,收也收不尽,獐狍、野鹿、山狐这些猎物又多又肥壮。正当所有人都为今年大山的恩赐感谢山神的时候,突然有一天,达斡尔人住的那片山林不知怎么回事就着起了大火。这火把达斡尔人住的地方还有大片猎场连成一片火海,这还不算,小西北风刮着,火借着风势蔓延,大有把整个猎场全部烧掉的意思。这时,住在达斡尔人西北面的女真人也看清了这一切,按理说遇上这样的大灾,不论哪个部族,凡是靠大山活命的都懂得这是一场什么样的灾难,应该派人齐心协力地去帮助救火。可这时部族里的人想到了与他们的冤仇,就有人主张绝不帮忙救火,眼看着他们被烧得灭了族才好,还有人主张,看守住两族猎场的交界处,防止他们失去了自己的山林再往咱们的地界迁移。也有人觉得应该去帮忙,可一看到反对派们义愤填膺的样子,就没敢开口,弄不好要被族人臭骂,甚至招来祸事。就在这时,急坏了年轻的赛刊赫赫,她不顾一切,来到族里长辈面前,说出自己的看法:咱们女真人应该去救火。山火烧不到这边是上天的眷顾,同样是靠大山活命的,达斡尔现在的灾难太大了,这个时候不该只想着以往两家的冤仇,仁慈的长生天不愿意看到人们之间的残忍、狡诈。他们都面临灭顶之灾了,还有什么可记恨的呢?那样恐怕要惹得长生天的恼怒。赛刊赫赫说完,大伙听得哑口无言,可从心底里不愿意去救火的虽然不再说什么,却回自己的窝棚睡大觉去了,只有赛刊赫赫的丈夫、大伯子和叔公公几个人前往救火。

大火被扑灭了,赛刊赫赫的丈夫、大伯子和叔公拖着疲惫的身子,熏得连衣服带脸黑黢黢地回来了,洗完脸倒在那就睡着了。他们哪里知道,猎神班达玛要降灾给不去救火的人,便让嘎哈(乌鸦)进村寻找没让大火熏黑脸的人。猎神班达玛告诉嘎哈说,有一个叫赛刊赫赫的女子是个仁义的妇人,不可伤害她,除她以外,没去救火的一个不留。嘎哈来到女真部落,找到赛刊赫赫,告诉她猎神班达玛要击杀没去救火的,也就是脸上没有被火熏黑的人。赛刊赫赫一看家人救火归来太累了,怎么呼唤也不醒,她便急中生智跑到灶前,抓起两把锅底灰,给丈夫、大伯子和叔公公左一把右一把地抹开了。然后她马不停蹄地跑到部落的各个窝棚,告诉他们不论男女辈份,见人就往脸上抹锅底灰。所有脸上被人抹了灰的就逃过了一劫,这天正好是正月十六。

赛刊赫赫一家帮助不少人免除了灾祸,人们效仿他们,每逢农历正月十六,争抢着往脸上抹黑,天长日久,遂成习俗。从此东北满族、达斡尔族和部分汉族地区男女青年互往脸上抹锅底灰,以免灾除邪。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