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化 > 民间文学 > 民间故事 > 五种荤菜的来历传说

五种荤菜的来历传说

作者:刘元柏来源:互联网2014-09-10 14:57:22
五种荤菜的来历传说

有五种荤菜,是出家人不能入口的食物。到底是哪五种呢?当时我记得爷爷是扳着手指对我数的,有大葱,有韭菜,有芥末,有大蒜,还有姜。原来呀,这五种菜食,是五个人变成的。

老大叫张强,老二叫张胜,老三叫张勇,老四叫张庆,老五哇,又膀又大像个凶神恶煞,起名就叫张魁。

有一年村子里闹瘟疫,人死了很多,张家五兄弟的父母也相继身亡,哥五个也都有点慌神儿了,饭也没心思吃,活儿也不想干了,一个个蔫头耷拉脑的闷闷不乐。

哥五个中间顶数老四张庆鬼点子多,哥几个都挺听他的,这一天,老四把大伙儿叫到一起,挨着个看了一遍,然后说:“你们都有谁不乐意死的?”大伙儿一听,都把眼睛瞪圆了:“你以为我们都乐意死呀,咋地,谁先死谁后死还得自己报名呀?”老四张庆一笑对大伙儿说:“要想都免去一死,我有个办法。”大伙儿一听,赶紧都往前凑合,有的还紧着用手抠耳朵,生怕听不准。

老四张庆说:“大家听好了,有个地方叫西南山,山上有个神仙叫长寿大仙,天天在山中给徒弟们传授仙术,我们去拜他为师,学到仙术,不也能长生不老吗?”大伙儿一听,这个乐呀,对,我们去拜师学艺,修炼长生不老之术,张庆说大家先别高兴的太早,西南山到咱们这里据说能有十万八千里,路上跋山涉水,万苦千辛,稍稍一泄气,就会前功尽弃,大伙儿能有信心吗?老大张强脑袋一晃,说:“没说的,只要能逃出活命,再苦也没事!”大伙儿异口同声,都说乐意去求仙了道。

哥五个商议已定,第二天带上打猎用的工具整装上路了,他们一边走,一边打听道,白天赶路,晚上休息,渴了就喝山泉水,饿了就吃生鱼肉,野鸡山兔得啥吃啥,也不记初一十五,也不管春夏秋冬,头发长了用手一辫,往脖子上一缠,鞋磨破了,就把兽皮往脚上一包,这哥五个造的,也不像个人样了,有心想找人打听个道,还没等打听明白,把人家都吓得不会说话了。

这件事不知怎么让一位神仙知道了,老神仙非常高兴,这回我又能收到五个徒弟了。可又一想,不知道这哥五个心地如何,为了试探一下哥几个,老神仙摇身一变,立刻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又一指大树,说声“变”,大树就变成了两间茅草房。

再说这哥五个,正往前走,一看前面炊烟燎绕饭香扑鼻,这哥五个当时就来了精神头儿,腿也不瘸了,腰也不斜了,精神头儿也不苶了,脚底板子也不知道磨了。不大一会儿就跑到老太太的茅草房前。

哥五个一进门,见一个白发叠些(注:方言,意为白发苍苍的样子)的老太太正坐在灶前用蒲扇煽火呢。这哥几个都好几年没闻到这么香的米饭味儿了,哪还顾得上礼节了,把锅盖一掀,就开吃了,那时候上哪找碗去?一色是用手抓饭,手指头烫疼了,就往水缸里一蘸,然后再接着吃,不大一会儿,哥五个吃饱了,只劲打饱嗝,再一看锅里,哥五个是大吃一惊,咋地呀?满满的一锅饭,连个手印都没有!哥几个一琢磨,感情这是个宝锅呀?咱要是有了这口锅,往后的路程再也不用吃生鱼生肉了,还把嘴弄得血糊糊的,干脆咱们就把锅一抢,饿了就吃,吃饱了再赶路。哥几个想到这,一伸手,把锅就拎起来了,二话没说,抬脚就走。

老太太一见此情非常生气,心地话,你吃就吃点呗,咋还要端锅呢?说到这我插一句话,现在端锅这坏习惯大概就是这五个小子留下的。

咱们再说这老太太,一见锅给抬走了,这还了得,跟在后面没命地追赶,边跑边喊:“你们不能端锅!你们把锅还给我——”

哥五个两人抬着锅,三人空手跑,抬锅的自然就落在了后面,老大一看,赶紧又让另外两个弟弟回去搭帮手,这回四个人端锅才算够手,这规矩一直流传到现在。老太太一见跟不上了,就使个法术,把手一招,说声“转”,这哥四个抬上锅竟然往回走了。

老大在后边咋喊,哥四个就是不掉头,老大一琢磨,这可能是老太太使的妖术,不行,我得先把这老妖婆给治服了,想到这,他掉转身,快步跑到老太太跟前,心想,我不能要了她人命,只要她不再追我们就行,哎,有了,我把她衣服扒掉,就给她留个裤头,她想追也不好意思了。想到这,把老太太往地上一按,扒去所有外衣,往树上一扔,拉着哥几个掉转头继续向前赶路。哪成想老太太不管那套事,穿着裤头还是在后边追赶,而且边追边骂,老二一琢磨,反正你也不知道羞耻,干脆我把你的头发给剃光,看你还追不追了,想到这,把锅交给老大抬着,自己拿着打猎的刀走到老太太跟前,把老太太的头往地上一按,刷刷几下子就把头发给剃光,然后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走着走着,又听到了老太太的叫骂声,哥几个往后边一看,老太太光着头赤着身,还在追赶叫骂,老三说:“你们先抬着锅往前走,我去对付她。”说着把锅交给了老二,自己来到老太太跟前,把老太太的胳膊一拉,然后使劲一拧,就把老太太的胳膊给拧下来。接着又把另一只胳膊也拧了下来,往路边一扔,回头便走。哪知走了半天老太太还跟在后边大吵大骂。老四张庆一见,心想,这事就得看我的了。他把锅交到老三手里,自己空着手来到老太太跟前,一把手抓住老太太的光头,另一只手抓住老太太的脖子,使劲往后一拧,就把脸给转到后背去了。嘴里说,这回看你还往哪疙瘩撵,然后大步流星赶上众人。

正在得意的时候,老太太的叫骂声又传到跟前了,大伙一看,老太太面朝前,脚尖冲后,正一蹦一跳地在后边跟着呢。老五张魁本来就凶悍,又见哥四个都是窝囊废,连个老太太都治不了,一生气把一锅饭全扣在地上,就像现在打麻将掀桌子一样,谁也别想再端锅了。老五张魁把锅用手一拎,来到老太太跟前,把锅往地上一放,然后把老太太脑袋用力揪了下来,往锅里一扔,用木棍使劲捣了起来,不一会,就把老太太的人头捣成了肉泥。然后又一用力,把锅底给杵了个大窟窿,这就叫砂锅捣蒜,一捶子买卖。

这回老太太也彻底死了,锅也捣碎了,哥几个轻装上阵,又继续往前赶路。也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又走了多远的路程,这一天,他们来到一座山下,往上一瞅,好家伙,山尖在云彩里扎着呢,再往眼前一撒目,发现一块大石砬子,上面刻着五个大字“西南山仙境”,哥几个一看,乐得只往高蹦啊,总算来到这成仙修道的地方了,哥几个赶紧找到一处有泉水的地方,把浑身上下洗了个一干二净,把长长的头发又重理了理,辫了辫,这才寻路上山。

来到山上一看,大殿小殿,厢房配阁,雕梁画柱,鹤立,云飞,真是人间仙境,名不虚传。

哥五个正看着呢,从正殿走出一个仙童,头顶发髻高盘,身穿广袖仙衫,来到哥五个面前,说:“请随我来。”然后头也不回,没去正殿,倒向一个僻静荒凉的地方走去。

哥几个没有多想,紧紧跟随在后。走了一段路程,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途中一样,突然,领路的仙童不见了,眼前出现了两间茅草屋,哥五个正疑惑不解,从草房里走出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哥几个全吓傻了,这不是让老五把脑袋给捣烂的老太太吗?咋还活着呢?

没等几人开口,老太太笑容满面地走过来说:“你们在路上是谁扒了我的衣服哇?”老大张强正想往后缩,被几个弟弟给推了出来,原来那哥四个想用老大做挡箭牌替罪羊,把罪孽都推到他身上,没料想,老太太又问上了:“是谁剃了我的头发呀?”老二张胜只好站了出来,老太太又问:“是谁揪掉了我的两个胳膊呀?”老三张勇也只好硬着头皮走出来。老太太又接着说:“把我的头扭向背后的是谁呀?”老四也胆突突地站了出来。

老太太再也没有问,他走到老五张魁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好,很勇敢,但是从此以后,你的头要永远被人捣成烂泥,去吧,去做大蒜的灵魂吧!”说话之间,老五张魁化作清气奔向四方。

老太太又走到张庆跟前说:“你把我的头像芥末一样扭来扭去,那你就去作芥末的魂灵吧。”老四张庆顿时化作清风漫天散去。

老太太又走到老三张勇身边,说:“你掰掉了我的胳膊,别人也会照样掰掉你的胳膊,去吧,去作姜的魂灵吧。”老三也化作清风消失了。

老太太又走到老二张胜跟前说:“你剃光了我的头发,我的头发还会长出新的来,就让你去作韭菜的魂灵吧,经常被人割来割去。”老二张胜化作清风投向远方。

老太太最后又走到老大张强跟前说:“你还不算太恶毒,但你作为老大,不但不去阻止众人作恶,还扒了我的衣服,你也难逃此劫,送你两条生命,自己打籽自己种,腹中也能再自生,你去作大葱的魂灵吧,让后人也去扒你的衣服。”老大张强就这样也化作清风寻找自己的归宿去了。

从此佛门仙界立下戒命,把这五种菜食视为寺中大忌,凡修炼都不能沾染此物。因为它们是有生命、有灵魂、有血性的植物。

上一篇:仁义与礼智信

下一篇:宝锣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