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化 > 民间文学 > 民间故事 > 宝锣

宝锣

作者:刘万成来源:互联网2014-09-10 15:01:09
宝锣

传说,在早老龙湾这块儿不知哪疙瘩(注:方言,意为哪里,哪个地方),有一个傻子和哥哥嫂子在一起过日子。哥嫂对傻子非打即骂,最后,将傻子赶出家门。

傻子无家可归,只好沿路乞讨。这天,傻子来到了荒郊野外,不觉天黑了下来,他见前面有一座古庙,就走了进去。傻子走进庙堂,只见大殿当中有一面圆桌子。就想:准是主人在这儿吃饭,不行,我得找个地方藏起来,要不,给撵出去,到哪儿呆呀?一抬头,见殿顶大梁有两搂粗,宽宽敞敞的,他想:“嗯,那上面准能猫住。”

傻子刚爬上去,就听外面狂风大作,紧接着庙门“哗啦”一声开了,他探头一看,哎呀我的妈呀!一群狼虫虎豹闯进来,围着圆桌子坐下了。

老虎叫道:“哎,我咋闻着有生人儿味儿呢?”傻子一惊。

猴子说:“大王,您真是大惊小怪的,在外面净吃人啦,还能不带回生人气味?”

傻子这才松了一口气,可还是提心吊胆地瞅着。

看样子老虎放了心,说:“猴子,开饭吧!”

“好吧!”猴子应声答道,从脖子上摘下一面小铜锣,“镗镗镗”,敲了三下,嚷着:“包子、馒头热气腾腾!猪肉粉条热气腾腾”!

傻子一看,圆桌上一下子出现了香喷喷的饭菜。老虎、猴子、豹子、老狼操起筷子就吃,吃的那个香啊,馋得他直流口水。

傻子想起自个在屯里要的一包饭渣子没吃完,就拿出来一块搁进嘴里嚼了一下,“咔巴”嚼碎了,没想到老虎耳朵灵,一下听见了,放下馒头,四下撒目(注:方言,意为四处看,张望)起来。他吓坏了,手一哆嗦,饭渣子“唏里哗啦”落下去,撒在饭桌上,胆小的猴子尖叫着:“不好啦,下雹子啦,快跑哇!”狼虫虎豹一个个蹿起来,一阵风跑了。

过了一会儿,野兽们还没回来。傻子寻思:“去吃个饱吧。”就下了梁,坐在桌旁,吃了个饱,又抓起剩下的馒头包子装到饭口袋里,站起来刚要走,突然看见了那个黄亮亮的铜锣。

“嗯,这可是个宝贝,我拿回去吧。”说着,也拿起来装进破口袋里。傻子回到家乡,今儿个住在李家,明儿个住在王家,后儿个住在刘家,一天三顿饭,顿顿用宝锣开出好饭菜请大伙儿吃,乡亲们感激他,给他做了好衣裳,帮着盖了两间草房。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傻子回来的事,他哥嫂知道了,听说还得了宝,馋得眼红。嫂子对丈夫说:“那个傻玩意,有宝贝光给别人开饭!哎,去把他拉回来,咱也吃吃包子馒头,猪肉粉条。”

老大奸笑了两声:“嘿嘿,行行行!他又凑到老婆耳边嘀咕着:“到那时候咱们伸手一夺,哈哈,天天好饭好菜,保准撑你个不能动弹!”

“快去!一点能耐没有,耍啥嘴片子!”老婆将他推出门。

老大来到傻子的草房里,见傻子正坐在桌边吃饭,就哄傻子说:“老二呀,咱本是亲哥俩,你有了宝贝,也该叫哥嫂开开眼哪!”说着拉起傻子手:“走,到哥哥那儿坐坐。”不由分说,将傻子拉回家。嫂子迎出来,眉开眼笑的,一面问寒问暖,一面说以前的事对不起他。傻子心眼直,听了他们假心假意的好话,也不好再说别的,只好拿出宝锣,给他们开了饭。

吃完了猪肉粉条,老大盘问傻子得宝的经过。开头,傻子咋也不言语,后来禁不住那两口子糊弄,就说了。

第二天,老大炒了一大布袋饭,顺着傻子指的方向,找到了大庙。原来,他想抢傻子的宝贝,又怕大伙不答应,一咬牙,竟自个儿来找宝。进了大殿,他也猫在那大梁上,美滋滋地等着。

过了好一会儿,外面狂风大作,狼虫虎豹回来了。

老虎叫道:“咦?咋又有生人味儿呢?这回可得好好找找!”

猴子也嚷道:“可不是咋的——我也闻着生人气味了。非找找不可,我的宝锣都给人偷去啦!”豹子、老狼也说;“是啊,得搜搜,看谁这么胆大!”

老大吓坏了,心慌,脚颤,手里准备往下倒的布袋掉下去,正砸在老虎的背上。老虎吼叫一声,发现了他,一个高蹿上来,他“妈呀”一声,吓昏了,叭嗒,从梁上掉下来,老虎一口叼住他,放在圆桌上。

这下,狼虫虎豹们可炸营(注:方言,指一个群体受意外影响行为失去控制)啦!

野兽全上来连撕带咬,猴子说:“咱们把他的脖子抻长二尺半,系个疙瘩,叫他遭罪去吧!”

于是,它们扯胳膊拽腿拔脑袋,一阵忙活,老大的脖子就抻长了二尺半,系个大疙瘩结子,给扔到野外去了。

老大好容易才醒过来,用手托着脑袋,踉踉跄跄,走了一天才回到家。老婆见了,吓得连哭带嚎,冲着傻子叫道:“傻兄弟,这可咋整,你再去大庙想办法,狼虫虎豹能害人,准有法儿解开疙瘩!去,偷偷打听去!”

傻子一寻思,不管咋地也是自个儿亲哥呀,真得听听有啥法。于是,他又到大庙去,藏到老地方。

狼虫虎豹回来后,就听老狼问:“哎,你们说,那个人能不能死?”

“那还剩得下?早完蛋啦!”豹子说。

猴子神秘地说:“我还有个法儿呢。要是蒸一碗鸡蛋糕子,喂他一口敲一下宝锣,二尺半脖子就能缩回去,疙瘩结子就能解开呀!”

傻子把这话记在心里,趁它们睡觉的时候,摸黑回到家。把猴子的话对嫂子学说一遍。嫂子忙去蒸了鸡蛋糕子,端到丈夫跟前,她喂一勺,傻子敲一下宝锣,她喂两勺,傻子就敲两下……嫂子不耐烦了,放下碗勺冲傻子叫道:“你不会快点敲吗?傻东西!拿来我敲!一把夺过宝锣。傻子没办法,只得拿起碗勺。嫂子敲得快、他就勺勺紧喂。镗镗……一下子,老大的脑袋缩进腔子里去啦!

“啊?”嫂子一见,一把甩了宝锣,嚎哭起来。

傻子捡起宝锣,小心地收起来了。

打那以后,傻子的宝锣就只管给穷乡亲们开饭了。(讲述人:许凤兰,搜集整理:刘万成)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