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化 > 民间文学 > 民间故事 > 王婆骂鸡

王婆骂鸡

作者:张万程来源:互联网2014-09-10 15:23:58
王婆骂鸡

早先年间,伊通河东岸的一个村子里住着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儿子王生每天都要涉水过河去城里读书。那年伏里天,几场暴雨之后,伊通河水猛涨。母亲王婆便担心儿子过河有危险,可儿子跟没事一般,告诉母亲,每天有个老人背他过河,像走平地似的。王婆觉得奇怪,就叫儿子明天问问究竟是什么人。

第二天早上,王生背着书包来到河边,果然又看到老人在那里等他,王生向老人深深鞠了一躬,望着老人问:“您到底是什么人,天天不误,特意背我过河?”老人笑着说:“我是这里的河神,奉玉帝旨意背你过河,因为你将来要当皇上。”王生听到很高兴,当晚放学回家就把这话跟母亲说了。王婆乐坏了,跟儿子说,咱们不能叫河神天天白背着过河,要杀只鸡酬谢酬谢才是。于是,王婆操起刀,要去捉那只最肥最大的芦花鸡,来到鸡笼那一看,咦,笼门子咋开了?不见了芦花鸡。

王婆抬头看见了东边秫秸障子(方言,指篱笆)上的豁子,便走过去伸头朝外边望了望,发现邻居曹大山粪堆上有一嘟噜鸡肠子,还沾着几根芦花色鸡毛,心想,那肯定是我家的芦花鸡无疑了!她握紧了刀子直向曹家院门奔去,刚到门跟前又转念想道,这事得跟儿子打个招呼,真要交手了是个帮手。就回家跟儿子一说,儿子连连摇头,说曹家跟咱住了这么多年邻居,从没见人家偷鸡摸狗。王婆说那几根芦花鸡毛是怎么回事,儿子说,人家也养了几只芦花鸡。王婆很生气,伸手掴了儿子一个耳光,骂儿子书念瞎了,胳膊肘儿往外拧,将来你咋当皇上。这股气驾着她冲出屋去,站在秫秸障子豁口处盯着曹家破口大骂:“我家那芦花鸡肉有滋味吧?别光顾吃,昧了良心瞎了眼!老娘费心扒力地养了一春三夏,自己还没舍得吃呢!你们倒擎了个现成的,就咽得下?别一口噎住,过不了今天晚上!”

王婆的骂声惊动了曹家,大山走出来对王婆解释,说他家今晚确实杀吃了一只芦花鸡,但鸡是自家的。王婆不信,挖苦说:“不做亏心事,你惊的是哪门子?”曹大山看她蛮不讲理,实在没招,回家关窗关门不理她。王婆自以为抓住了把柄,得理不饶人,回屋里拿起菜刀一边剁着菜板子一边敲着锅沿子骂:“头一刀我要剁掉你曹家爷儿们脑瓜壳,休想再欺侮我们孤儿寡母;第二刀要剁掉你娘儿们吃饭的家伙,叫你下十八层地狱,爬刀山进油锅;第三刀我要剁掉你家全家老老少少,斩尽杀绝,叫你们断子绝孙……”

王婆越骂越狠,越骂越凶:“将来我儿要当了皇上,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杀他全家,灭他九族……”这一夜王生也没睡好,第二天早晨上学来到河边,看见河神老人面色忧郁,告诉他说,这是最后一次背他过河了。王生问是咋回事,河神老人说:“昨夜你娘叫骂惊动了天宫,玉帝生气了,今天午时三刻派天兵天将来抽你的龙筋扒你的龙骨!”王生很害怕,跪倒向河神老人求救,河神老人寻思了半天才扶起王生,教他到时候嘴里死死咬住一块白布,这样,可保住一口龙牙,仍可以说啥是啥。

这里且不说午时三刻,王生如何咬住白布,忍住了浑身巨痛保全了一口龙牙。但说那王婆昏昏睡了一天,太阳平西了才爬起身,想起要到院外抱柴烧火做饭,刚拽起一捆柴禾,就听到“嘎嘎嘎”几声尖叫,从柴垛底下跑出一只鸡,直冲进她家的院里,正是她家的那只芦花鸡。

照理说,这会儿王婆应该感到愧疚才是,可她却忽然害怕起来,怕村里人看见,她一边抱柴禾,一边四外撒目,只见儿子王生站在门口望着她,王婆怕儿子说什么,急忙叫儿子有话进屋说去。

走回自家屋里,王婆首先问儿子,今晚上回来怎么一脸不高兴,王生说没咋地,但马上又说母亲你昨夜里不该骂,王婆炸了(方言,指人发脾气),说不骂曹家能把鸡放回来吗?儿子说:“母亲你不是说人家把芦花鸡杀吃了吗?”王婆瞪起了眼睛强词夺理,说曹家肯定偷了她家的芦花鸡,听她一骂又放回来的。王生气坏了,转身就走!

他走到大门外,赌气的坐在墙根下,想想母亲的行为,真是又可气又无奈,不但冤枉了邻居,还把自己的“皇帝”骂没了,要不是河神指点,恐怕这口龙牙也保不住,他背靠着大墙,忽然生出一个念头,脱口说道:“哎呀!这大墙可别倒了,砸着我!”话音刚落,忽隆一声,大墙真的倒了,把王生压在了里面。

王婆闻声跑出来,见此情景,当场就昏过去了。

几天以后,人们在伊通河边看见一个疯女人,她沿着河岸一边跑一边喊着:“我的儿子是皇上,我是国太……”

这个人就是王婆。

上一篇:贪心的人

下一篇:王小砍柴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