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化 > 民间文学 > 民间故事 > 聪明的三儿媳妇

聪明的三儿媳妇

作者:孙艳平来源:互联网2014-09-10 16:00:04
聪明的三儿媳妇

有这么一家人家,哥仨,老大老二都娶了媳妇,就剩下老疙瘩(方言,指最小的孩子)了。

这大嫂二嫂都是实心眼儿的人,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就因为直性子不会说话得罪不少人,所以公婆都不咋得意(方言,意为喜欢)她俩,为了不让俩儿媳到处说话得罪人,公婆一连三四年也不许两个儿媳妇回娘家,妯俩想家想得直哭。

这天公婆不知遇上了啥事,挺乐呵,就把两个媳妇叫到了跟前,跟她俩说:“你们俩挺长时间没回娘家了吧?今儿就回娘家去住几天吧!”

两个媳妇一听乐坏了,谢了公婆就要走。公婆把她俩叫住了:“等会,叫你们回去是叫你们回去,可有三件事你们得做到了。”

大嫂说:“别说三件事,让我们回娘家,三十件我们也能做到!”

公婆一听不咋乐意了:“你们俩笨哈哈的,这三件事能整明白,我们家就烧高香了!”

二嫂说:“爹,娘,你们快说说,是啥事吧?”

公公说:“第一件呢,是你们俩住娘家得有个回家的日子呀,这么的,他大嫂,你在家住三七天,他二嫂,你在家住二八日。还有哇,你们俩回家也不能呆着呀,这么的,你们俩合伙给我做件汗衫,他大嫂做前半身,他二嫂做后半身,回来那天给我拿回一件做好的汗衫来。”

公公话音刚落,婆婆这边接上话茬:“你们俩回趟娘家也不能空着手,得拿点东西回来,他大嫂,你回来的时候拿骨包肉,他二嫂,你拿肉包骨。”

大嫂二嫂一听就懵了,这是三件啥事呢?她俩想了一头晌也没想出个子午卯酉来,没招了,哭哭啼啼的向家走去。走着走着,路过一个屯子,遇见一个大姑娘在河边洗衣服,大姑娘一看她俩眼泪巴嚓的那个可怜样,就问:“两位大姐哭哭啼啼的,咋的了?”

大嫂二嫂把这事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大姑娘一听,说:“这有啥难的!三七天就是十天,二八日也是十天,你们公婆是告诉你们在娘家住十天回来,大嫂二嫂做完汗衫的前身后身,回来的时候,在路上把前后身一合,汗衫不就成了!”

“那骨包肉和肉包骨是啥呀?”大嫂二嫂这下可抓住了救命稻草。

“骨包肉就是鸡蛋,肉包骨就是排骨”,大姑娘告诉她俩:“大嫂你回来的时候拿鸡蛋,二嫂回来的时候拿排骨就对了!”

两个人听了姑娘的话,一块石头落了地,在娘家住了十天,做好了汗衫,乐颠颠地拿着鸡蛋和排骨回来了。

公婆一看,知道这两个实心眼子媳妇猜不出来,就根问(方言,指寻根问底)她俩是谁教的,俩人见瞒不住,就把路上遇到大姑娘的事跟公婆说了。公婆一听,这姑娘太聪明了,常言说“爹虎虎一个,妈虎虎一窝”,真说个聪明媳妇,往后生出孩子肯定也聪明,正好老三没说媳妇呢,他们就打发人到姑娘家提媒,把姑娘娶了回来。

老三媳妇过门以后,这妯仨处得跟亲姐妹似的!

一天,公公领着几个儿子上地干活儿去,临走的时候告诉老大老二媳妇晌午到地里送饭,两个媳妇问地在哪,送啥饭,公公说:“你俩就做长米干饭滚芸豆,红水菜汤,抹布滚香油;灯笼地索走,棒槌地索过,鬼门后用饭。”公公说完就走了,剩下俩媳妇傻眼了!这都是啥呀,两人一句也没听明白,只好去找老三媳妇。

老三媳妇一听,乐了,告诉她俩:“你俩呀,搁苞米馇大芸豆煮粥,煮好了用凉水过一下,再拌个黄瓜菜,抓点芝麻盐儿上。出门从荞麦地里走,走到头再从苞米地穿过去,苞米地后有个坟圈子,他们就在那等着呢。”

妯俩有了主意,中午的时候做好了饭菜送了过去,公公知道了又是三儿媳妇出的主意,挺乐呵,晚上吃饭的时候,就在饭桌上一个劲儿的夸三儿媳妇聪明,三儿子让爹夸得有点不得劲儿了,就拦过他爹的话茬:“多大个事儿,老说她干啥?”

老头儿一听不乐意了,埋怨儿子不懂规矩,敢打老子的话把,追着儿子就打,看儿子跑回媳妇屋里了,这才气哼哼地拉倒了。

老三媳妇一看老三气喘吁吁的样儿,问他咋回事,老三说:“我爹因为我打他话把了!”

第二天,老三媳妇准备了一个小镐,约摸着老公公要回来了,就在墙根儿那刨上了。公公回来一看,不知道咋回事,就问:“老三媳妇,你那是干啥呢?”

老三媳妇头也不抬地:“我刨风根儿呢!”

公公一听乐了:“风哪来的根儿呀?”

“风没根儿,话哪来的把呢?”老三媳妇反问。

老头儿让儿媳妇问得一句话也没有,脸憋得像个紫茄子,扭头回屋生闷气去了。老头儿越寻思越生气,就把老三两口子撵出去单过了。

老头儿有个邻居王大娘,那天王大娘家的大狸猫让老头家的狗给咬死了,这个王大娘心疼得不行,有心想让他们家赔,又不咋好张嘴,就天天看着大嫂二嫂叨咕:“大狸猫赛猛虎,白天把耗抓,黑天把雀捂,把银换它五两五!”

这老太太是见天的这么叨咕,大嫂二嫂不知道跟她说啥好,老头儿老太太也没啥话答对,让她整得实在没招儿了,大嫂二嫂又去找三兄弟媳妇去了。

老三媳妇就问了:“王大娘借没借过咱们家东西?”

大嫂说:“她借过咱们家一个大铁勺子。”

二嫂说:“还借过咱们家一个破柳罐斗子呢!”

“有招了!”老三媳妇扒在大嫂二嫂耳朵边上教她俩,她俩乐呵地回家了。

这天,老王太太又扭扭搭搭地上他们家来叨咕上了,大嫂说:“王大娘,你别逗,那年你借我们家一个大铁勺,能盛汤能盛肉,把银换他六两六!”

老王太太一听,妈呀,我说我家大狸猫能换五两五,她说她家大铁勺能换六两六,整不好这不得让我赔她们钱吗,不行,赶紧走。

王大娘转身就要走,二嫂赶紧拉住:“王大娘,你别走,那回你借我们家个柳罐斗,能装稀的能装干,把银换它七两三!”

王大娘心里话的,这俩媳妇也不好逗哇,得了,我可快走吧,借尿道就跑了,再也不敢上他们家来念三七儿(方言,指有话不明说,旁敲侧击的说出来)了!

老头儿老太太一看,还是聪明好哇,有这个聪明的三儿媳妇在,管咋地不受别人欺负啊!就把老三两口子接回来一堆过日子了。(讲述人:王兆芳,搜集整理:孙艳平)

上一篇:败运遇佳人

下一篇:箭术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