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化 > 民间文学 > 民间故事 > 傻婆婆和坏媳妇

傻婆婆和坏媳妇

作者:秦雅丽来源:互联网2014-09-10 16:15:02
傻婆婆和坏媳妇

很早的时候,农安县城东北拉拉屯有个勤劳、善良的妇女,名叫张刘氏,人们都管她叫张寡妇,因为有一年屯里闹鼠疫,男人死了,她守着儿子大壮过日子。

这张刘氏,别看是缠着小脚,可走起路来像阵风,干起活儿来手脚麻利。她一边拉扯不懂事的孩子,一边侍弄庄稼,成年累月起早贪黑地干。张刘氏还纺得一手好线,白天到地里干活儿,夜晚坐在油灯下纺线,倒可维持母子二人的生活。她卖了线攒了点钱,总忘不了到村西娘娘庙上去烧一炉香,以祈求未来的幸福。

儿子大壮一天天长大,和她妈一样,勤奋能干又憨厚,村里村外提媒说亲的接连不断。有的是看大壮为人耿直能过日子,有的是看婆婆炕上地下,屋里屋外啥活儿都能干,过了门能享福。提媒的多了,娘俩倒没了主意,不知挑哪个好了,张刘氏想娶一个和她一样能过好日子的儿媳妇。一天,村东头住的李油嘴来到张刘氏家,这李油嘴专爱保媒拉纤,以此混吃喝,她对憨厚老实的大壮说:“后山有个玉花姑娘,长得好,勤快又懂事,保准你们俩满意……”就这样,李油嘴花言巧语地把大壮说活了心,张刘氏也满意了,并定下半月娶过来。

媳妇娶过来了,头两个月还说得过去,日子久了,破包子就露馅了。这玉花眼瞅着婆婆和丈夫起早贪晚下地干活儿,可她在家里连饭都懒得做,不但身子懒嘴还馋。第二年,她生了个大胖小子,这下子就更是好吃懒做了。张刘氏心想:我就这么个儿媳妇,自己多干点累点有啥,等玉花到了自己这么大岁数,也就知道过日子了。这样,年复一年,张刘氏娘俩把好吃的给媳妇吃了,好穿的给媳妇穿了。谁知,偏偏玉花这个懒媳妇,有年冬天又得了肺病,成天气喘嘘嘘,更啥活儿也不干了。张刘氏还是一片菩萨心,又忙地里活,又服侍儿媳妇,还照顾两个小孙子。深夜人们都睡觉的时候,她的纺车摇得更快了。她寻思纺线卖了钱,好给儿媳妇玉花买药,扎咕病。为了治好儿媳妇的病,张刘氏南讨药方,北挖草药;儿子卖柴、卖线,换俩钱都用在玉花身上了。

经过好几年的调治,玉花的病终于好了,这可乐坏了张刘氏。婆婆把儿媳妇的病治好了,可是自己的腰却累弯弯了,腿脚也不灵便了,严重的风湿关节炎,终于把这个刚强的老婆子累倒了,她瘫痪在炕头上。

按理说,婆婆苦熬了大半生,自己有病又是婆婆侍候好的,这回婆婆病倒在炕上,当儿媳妇的应该好好服侍婆婆了。可是被人侍候惯了的玉花,不但不感激婆母对她的深情厚意,反而认为婆婆不能当牛马使了,要她还有啥用?!

张刘氏躺在炕上,玉花掐半拉眼珠看不上,不是摔盘子摔碗,就是借孩子指鸡骂狗。这年快过年了,大壮去集市上卖柴还没回来,张刘氏脑袋枕着炕沿,看着挂满厚厚白霜的墙发愁,大屋里玉花跟孩子们吃的是白面饼,给她吃的却是剩高梁米粥,她不禁暗自落泪,又不想告诉儿子,怕儿子生气跟媳妇打架,只好把气憋在自己肚子里。

想起那年为给玉花治病,卖掉了娘赔送给她的唯一礼物——金戒指。“唉!我怎么就交不透她的心呢!”这傻婆婆怎么会看透那没良心的儿媳妇呢!

一天,院里的老母鸡,咕咕地过来要食吃,玉花骂道:“老不死,白吃饭,不生蛋,就知道串稀拉臭屎,老累赘!”瘫在炕上的婆婆听到这些,真是想一死了之,但又舍不得她那儿子和孙子,只好忍气吞声。

儿了大壮只知道干活儿,挣了钱也给妈妈买好东西吃,但他哪里知道自己的媳妇玉花,把买的药扔了,把好吃的自己偷着吃了。儿子问她服了药,见点强没有?你还想啥吃?我再给你买,她也只好哼哈地答应着,怕让儿子知道伤心。

这年春天的一天,天刚蒙蒙亮,玉花就起来做饭,把热气腾腾的苞米面饼送给老太太,张刘氏不明白儿媳妇今天怎么不给她吃粥了。吃完饭,玉花说:“大壮,今天是孩子姥姥过生日,你也别下地干活儿了,领着孩子上姥姥家去吧,一会儿,我也回去。”打发走大壮后,她一反常态,给婆婆烧起炕来了,平时,她不给婆婆多烧一把柴,今儿个却烧了一抱又一抱,茬子垛烧了小半垛,约摸着差不多了,然后把灶坑里塞得满满的,心想:“这回瘫巴不死,也得烙死。”她暗暗发笑,回娘家去了。

太阳要落山了,玉花告诉大壮:“你跟孩子就在这住下吧,我回家去侍候老太太。”大壮一听可也是,便住了下来。

玉花心想:“你等着吧,你娘早死了,不下狠心,这老太婆就得累赘我一辈子。”

再说,张刘氏因风湿关节疼痛而瘫痪,儿媳妇玉花烧了这么多柴,不但没把老太太烙死,恰恰相反,热炕头倒把身子骨缝里的湿气、寒气驱散,烙了一天,张刘氏到了晚上,只觉得腰能伸直了,再一动,竟奇迹般地从炕上坐了起来。

恰巧这时,玉花捅破窗户纸往屋里边看,这一看,顿时把玉花吓得魂不附体,她以为老太太起尸(传说人死后再起来到处乱闯,危害活人)了呢。她回头就往娘家跑,天黑咕隆冬,伸手不见五指,又刮起大风,玉花此时顾不了这些,跌跌撞撞不知跑了多远,怎么也迈不动步了。只听见咔嚓一声,一棵老榆树被大风刮断了,落下的大树杈正好砸在她的身上,她连滚带爬一下轱辘到离路不远的深沟里。不知是上天有眼,娘娘显灵,还是自有报应,玉花再也没有起来。

后来,听说张刘氏又能下地干活了,她儿媳妇玉花折了腰,常年躺在炕上,连翻身都不能……这回谁还服侍她呢?(讲述人:李达文,搜集整理:秦雅丽)

上一篇:浪子学艺

下一篇:傻子挨打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