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化 > 民俗文化 > 衣食住行 > 靰鞡的传说

靰鞡的传说

作者:吴铁军来源:互联网2014-08-28 18:43:31
靰鞡的传说

传说,不知哪朝哪代,哪年哪月,在松花江岸边的红石砬子附近住着一户人家,家里有个没娘的孩子叫五郎。五郎的爸爸常年在外边做生意,他跟着后娘在家过日子。后娘是个母老虎,心眼都长在肋巴上了。她给自己的孩子穿得饱饱暖暖,给五郎穿得破破烂烂,把自己的孩子送去念书,让五郎在家放牛。五郎天天三根肠子闲着两根半,一条破裤子前后露着肉,满肚子委屈无处诉,淌不尽的眼泪只好偷偷地流。五郎每天把老牛牵到甸子上,一边放牛吃草,一边向老牛诉说自己的委屈。

冬天来了,后娘给亲生的儿子做了一双又厚又暖和的棉鞋,五郎没有鞋穿,只好把两块牛皮绑在脚上。那牛皮又硬又凉,把五郎的脚磨破了,变成了冻疮。五郎宁可自己吃苦受罪,也不让老牛挨饿。他每天一瘸一拐地顶着风雪把牛赶到牧草丰盛的地方放牧,回来的时候,还要割一背篓草留着老牛晚上吃。

在一个下着冒烟雪的天气里,五郎牵着老牛到甸子上去找草,可是近处甸子的草都让牛羊吃光了。五郎忍着刺骨的寒风和双脚的疼痛,把老牛牵过了滚马岭,穿过了红石砬子,在一片弯弯曲曲的山谷里,他发现了一片茂密的牧草。那草又细又软,长的足有一人高,不大工夫,老牛就吃得肚子滚圆。

五郎看老牛吃饱了,想牵它回去,可是老牛却纹丝不动,用嘴一口一口地把草捋下堆在身旁。五郎猜想,老牛一定是让他把草背回去晚上吃,于是,他把草装进背篓,把背篓放在老牛眼前,然后再去牵老牛,可那老牛还是低头继续捋草。五郎心里捉摸:老牛是嫌草拿的少吧?可是再捋这么多草也没法往回拿呀!他瞅了瞅自己的浑身上下,只有腰带子还可以捆些草,于是他就把腰带解下来,把草缠在身上。老牛见地上还剩一些零碎短草,就用嘴豁到他的脚边。他一看自己脚上绑的两块牛皮里还有空隙,就把草塞在牛皮里边,这回老牛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顺从地跟着他往回去。

说来也怪,虽然风雪刮到脸上像刀子刮似的疼痛,可是五郎由于身上围着这种草,脚上绑的牛皮里塞满了这种草,一路上一点也没感到冷。

从那以后,他每天偷偷地去割这种草,除了喂老牛以外,把剩下的草留着往脚下的牛皮里塞,不管多冷的天气,再也不怕冻脚了。

有一天,屯子里唱野台子戏,五郎的后娘明知道五郎脚上没鞋,站在外面看戏非得冻脚,还假惺惺地说:“今儿个也歇一头晌(注:方言,意为上午),和你兄弟一起看戏去吧。”五郎把脚上的牛皮里塞满了这种草,就高高兴兴地看戏去了。

戏台底下滴水成冰,看戏的人脚都冻得猫咬似的,不断地在地上跺脚,只有五郎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看戏。大伙都很奇怪,这个小孩咋不冻脚呢?走到他跟前一看,五郎的脚上严严实实地绑着一块牛皮,牛皮里塞满了那又软又细的草。有好事的人把自己的鞋让给五郎穿,自己把脚塞到那草窝里一试,果然是又松软又暖和,那草里还一个劲儿地冒热气呢。

大家向五郎问明了原因,都争先恐后地到山那边去割这种草,回来学五郎的办法,用牛皮把草围在脚的周围,干活走路又轻快又暖和。日久天长,人们越来越巧,就把牛皮缝成现在靰鞡的模样。

管这种物件叫什么呢?说它是鞋吧,又分不清哪是帮哪是底;说它是靴子呢,又没有腰儿(注:方言,意yào。此处指鞋、靴子脚脖以上的部分)。因为这个办法是五郎想出来的,所以就把它叫五郎。那种不知名的草因为是五郎发现的,就叫五郎草。时间久了,越传越远,就传为靰鞡和靰鞡草了。

人们说的东北三宝,有一说是人参、貂皮、鹿茸角,可在此之前,逃荒到东北的人难耐冰天雪地的寒冷,全靠靰鞡草取暖。所以,又一说东北三宝为人参、貂皮、靰鞡草。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