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化 > 民俗文化 > 衣食住行 > 话说“酸米饭”

话说“酸米饭”

作者:不详来源:互联网2014-10-16 22:08:50
话说“酸米饭”

“山药芥芥(方言词,意为条)酸焖饭”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在夏日的中午时分,在托县的大街上,大嫂子、小媳妇推着脚登三轮车在路边吆喝着,下班的人们纷纷凑上前,顺便要带上几份,让人高兴的是还有“酸米汤”免费赠送。说起这“酸米汤”可是好东西,它酸甜可口,消暑止渴,让人百喝不厌,是黄河沿岸独有的一种特色饮食“酸米饭”的附属品。

“酸米饭”由来纯属偶然,有一段传说。据说当年李自成率领农民起义军渡过黄河,进京路过山西河曲,当地老百姓皆大欢喜,家家户户泡米为大军准备饭菜。谁知情况有变,大军临时改变路线,绕道而过。而老百姓泡的米多,一时半会儿吃不完,放得时间长了就发酸。老百姓舍不得扔掉,就用发了酸的米煮成的稠吃,发现并没有影响其食用价值。后来人们便故意将糜米泡酸做粥食用,慢慢发现这种酸粥能开胃健脾,护肤美容,味道更是妙不可言,姑娘们经常食用,即便不用化妆品,皮肤也白嫩细腻,唇红齿白。有人研究发现“酸米饭”中含有一种乳酸菌,食后可帮助消化,增进食欲,能使人体得到更多的维生素。

明未清初,“酸米饭”随着晋、陕大批“走西口”移民长途跋涉,渡过黄河上中游分界处最大的水旱码头——河口埠,辗转传到托克托,受到当地人民的青睐。说“酸米饭”是黄河两岸特有的,因为这里盛产的糜子,出皮后的糜米就是做“酸米饭”的原料,用大米是做不出来“酸米饭”那种独特味道的。几百年来,“酸米饭”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黄河儿女,伴随着他们渡过了许多艰难岁月。

制作“酸米饭”的方法很简单,只要将淘洗干净的糜米放入预先准备好的“浆米罐子”里,放在热灶头上,经过一晚上发酵就可以了。如果想换口味也可以煮进一些土豆或红薯,等煮到半熟,就可以把发酵好的米下锅了。焖煮一段时间后,把多余的汤撇出一些来,拿锅铲不停地搅动,这样不容易粘锅,煮出来的粥筋道。等看不见米汤,这样用不了半个钟头,一锅酸粥就熬成了,也不用搞什么复杂的菜,只要拿一盘我们当地人特制的烂腌菜,再调上点辣椒油,往粥上一抹就可以下箸了,正像托县人所说的,“辣子抹粥,真抖!”。“酸米饭”还就这么个特点,菜越清淡越可口,如果你用大鱼大肉下饭,反而倒没什么意思了。

吃“酸米饭”有两样好处,一是非常耐饿,解渴。农民们早上吃酸粥,在田里干半天的活,既耐饿也不会觉得渴,比啤酒汽水还解渴百倍,那滋味简直是赛过神仙,特别过瘾。另一个好处是糜米经过发酵以后,做出来的酸饭不容易发馊,即使是炎炎夏日,在没有冰箱的年代里,隔一天再热着也能吃,在那物资匮乏的年代,这也许才是“酸米饭”起源的真正原因。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物资极大丰富,各种美食花样百出,应有尽有,但人们仍然对“酸米饭”情有独钟,它已登上了各家宾馆饭店“大雅之堂”。近年来,人们回归自然,回归田园的情愫日益浓厚,位于黄河上中游分界处托县一溜湾一带的农民,依托库布其沙漠、海眼神泉等得天独厚的自然景观大力发展“黄河人家”民俗村旅游,“酸米饭”与炖黄河鲤鱼、山野菜等纯正的农家风味菜肴,吸引城里人远离都市喧嚣,品味乡村风情。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