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杂文 > 聊斋志异 > 聊斋志异第十卷 牛同人

聊斋志异第十卷 牛同人

作者:蒲松龄来源:互联网2013-10-22 10:58:53
聊斋志异第十卷 牛同人

(上缺)牛过父室,则翁卧床上未醒,以此知为狐。怒曰:“狐可忍也,胡败我伦!关圣号为‘伏魔’,今何在,而任此类横行!”因作表上玉帝,内微诉关帝之不职。

久之,(关帝)忽闻空中喊嘶声,则关帝也。怒叱曰:“书生何得无礼!我岂嵩掌为汝家驱狐耶?若禀诉不行,咎怨何辞矣。”即令杖牛二十,股肉几脱。少间,有黑面将军缚一狐至,牵之而去,其怪遂绝。

后三年,济南游击女为狐所惑,百术不能遣。狐语女曰:“我生平所畏,惟牛同人而已。”游击亦不知牛何里,无可物色。适提学按临,牛赴试,在省偶被营兵迕辱,忿诉游击之门。游击一闻其名,不胜惊喜,伛偻甚恭。立捉兵至,捆责尽法。已,乃实告以情。牛不得已,为之呈告关帝。俄顷,见金甲神降于其家,狐方在室,颜猝变,现形如犬,绕屋嚎窜。旋出,自投阶下。神言:“前帝不忍诛,今再犯,不赦矣!”絷系马颈而去。

译文

(上缺)牛同人走进父亲的住室,看见有一个老头儿卧在父亲的床上熟睡,因而知道这是狐狸变的。便怒声喊叫:“狐狸精太可恨了,你为何败坏我家人伦!关帝圣君你号称‘伏魔’法师,现在何处?为什么任随妖狐作怪?”说罢,就奋笔疾书,表奏玉皇大帝,控告关帝不能尽职。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听到空中有人嘶喊的声音,原来是关帝显圣。关帝怒声叱责说:“你这书生休得无理!我难道是专管为你家驱邪的神吗?如果你的控诉得不到执行,你再怨恨于我,我也不生气了。”于是就命令手下的兵将,将牛同人痛打了二十大棍,屁股被打得皮开肉绽。不大一会儿,只看见一位黑脸的将军,象是周仓的样子,捆着一只狐狸走了过来,然后又把狐狸牵走。从此,牛家的怪迹就不见了。

事过三年,济南府有一位绿营兵统兵官的女儿,被狐狸所迷惑,用各种方法都不能把狐精赶走。有一次狐精对他女儿说:“我一生所惧怕的,只有牛同人一个而已。”这位军官也不知道牛同人究竟在那里,所以无法寻找。

这时,正好赶上提学使来济南府主持岁考,牛同人前来赴试,在省城里偶然被绿营兵所侮辱,忍无可忍,便来到游击府衙告状。这位军官一听到牛同人的名字,又惊又喜,不住地对他鞠躬行礼。问明了案情,立即把那个犯事的兵丁捉到,按照军法捆绑向罪。案件处理完毕,这位军官才把女儿的事情以实相告。牛同人万不得已,才答应替他呈告关帝圣君。顷刻之间,便有一位金盔金甲的天神降临到军官家里。正遇狐精在屋里作怪,狐精一见天神,吓得面如土色,立刻现了原形,就象小狗一样,在屋里绕来绕去,又窜又叫。过了一会儿从屋里跳出来,一头撞在门口的台阶上。那天神宣布说:“前次犯戒,关帝不忍诛杀你,你今天又作孽犯罪,再也不能赦免!”

说罢,便将狐狸拴在马脖子上,带走了。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