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杂文 > 聊斋志异 > 聊斋志异第十卷 长亭

聊斋志异第十卷 长亭

作者:蒲松龄来源:互联网2013-10-22 11:10:18
聊斋志异第十卷 长亭

译文

石太璞,山东泰安郡人。喜好禳妖降魔的法术。有位道士路过这里,非常欣赏他的聪明,便收他为自己的弟子。道士拔出匣子上的牙签,拿出了两卷书――上卷专讲驱狐,下卷专讲打鬼。道士只把下卷书给了他,对他说:“你只要能虔诚地信奉这本书,吃的,穿的以及漂亮的女人都能得到。”石太璞问道士的姓名。道士回答说:“我是汴州城北村元帝观的,名叫王赤诚。”王道士在他家里住了几日,把降鬼的秘诀全都传授给他。石太璞从此以后对符咒非常精通,远近闻名,来送礼物请他施法的人络绎不断地来到家门。

一天,有个老头儿来找他,自称姓翁,一见面就把钱币和丝绸摆满了桌子。叙述说他的女儿得了鬼病,奄奄一息,请求他亲自去给女儿驱邪治病。石太璞听说病人病情危急,坚决拒绝收礼,并且答应马上与老人一起出发。约摸走了十余里路程,走进一个山村,来到老头儿家里。抬头一看,这人家青堂互舍,廊回路转,相当豪华。走进闺房,见一少女正躺卧在茫沙帐中,侍女用挂钩撩起床帏。看去,得病的少女只有十四、五岁,卧在床上,呼吸细微,面容枯槁。太璞刚刚走到床前,病女忽然睁开了眼睛,说道:“良医到了。”一家人听到病人说话都非常惊喜,因为她已经好几天没有说话了。太璞从病人房里走出来,向老人询问病因病况。老人说:“大白天里就看见一个少年男子闯进来,便与小女儿上床共寝,可是一去抓他就不见了;过了一会儿,他就又来了。所以我们猜想这一定是鬼。”太璞说:“要真是鬼的话赶走他并不困难;就怕是狐妖作祟,那我可就治不了他了。”老人肯定地说:“一定不是,一定不是。”于是,石太璞就画了一道符咒交给老人,当天晚上就住在了翁家。

半夜时分,有一个少年忽然走进太璞住的房间,穿戴都很整齐,太璞猜想这一定是主人的眷属,便坐起来问他有什么事。那少年回答说:“我就是你要捉的那个鬼。告诉你,这家姓翁的全都是狐狸精。我偶然喜欢上了他家的小女红亭,所以暂时住在这里。况且鬼魅与狐仙作祟也不算损害阴德,先生何必破坏别人的情缘而偏袒他们呀?其实,红亭还有个姐姐名叫长亭,更是美貌绝伦,光彩照人;我还没有沾她,替她保留着贞洁,以留给人品高尚的贤士。他们如果答应把长亭嫁给你,你才可以为他们治病驱鬼;到时候,我自当退避。”太璞听了暗自欢喜,当即答应了。当天晚上,少年果然没有再来,红亭姑娘便顿然清醒过来。

天亮以后,老人看到女儿有了起色非常高兴,跑来告诉太璞,请他过去给女儿诊病。太璞首先焚烧了一张旧符,才坐下来查脉问诊。在诊病的时候,他偶然向绣帐的后面瞥了一眼,看见一个女郎,貌似天仙,心里明白这就是老人的长女长亭。诊完了病,需用一杯净水洒在床帐上。帐后的那个女郎便慌忙端来一碗水递给了他,走动之间,含情脉脉,意蕴流连。太璞不由心动神摇,意不在鬼而在人了。他匆匆出来,告别了老人,假托要回家备药,一去数日,再也没有回头。

石太璞走了以后,鬼怪到翁家作祟更加肆无忌惮,除了长亭以外所有的丫鬟侍女、年轻媳妇都被奸污了。于是老人就打发仆人骑着马去请石太璞,石太璞却称病不来。第二天老人只好亲自来请,石太璞则装作腿疼的样子,拄着拐棍出来迎接。老人施礼之后,问他怎么得的病。石太璞回答说:“这就是独身的难处啊!前几天的晚上,女仆上床送暖脚壶,不小心摔了一跤,把壶里的热水弄洒,脚上烫起了泡。”老人问:“那你为何不再续娶一位夫人?”石太璞说:“可惜找不到象老翁这样高雅清素的门第。”老人听如此说,没有搭话就走了。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