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杂文 > 聊斋志异 > 聊斋志异第十卷 席方平

聊斋志异第十卷 席方平

作者:蒲松龄来源:互联网2013-10-22 11:13:19
聊斋志异第十卷 席方平

译文

席方平是河北东安县人。他的父亲名叫席廉,性情憨厚朴实。不知什么原故与村里一家姓羊的财主结下冤仇。姓羊的财主先死了。数年之后,席廉也病危了。临死的时候,对家里的人说:“姓羊的现在正贿赂阴间的官吏在拷打我。”过了一会儿,身上果然红肿起来,惨叫着,死去了。

席方平万分悲痛,连饭也吃不下,他说:“我父亲太老实,不善言辞,现在受到了恶鬼的欺凌,我要到阴曹地府,替父亲伸冤雪恨。”从此以后,他再也不说一句话,有时坐着,有时站着,举止好象个傻子,原来他的魂魄已经离开了肉体。

席方平觉得刚出门时,迷迷糊糊不知往那里去。只看见路上有人在行走,就向人打听去县城的方向。不大一会儿就进了城。听说父亲现在已被收在监狱里。当他来到监狱门口的时候,便远远地望见父亲正在屋檐下躺着,样子好象很狼狈。父亲抬头看见了儿子,眼泪唰唰地直流。对儿子说:“监狱的官吏都接受了羊家的贿赂,不分昼夜地毒打我,我的腿骨都被打折了!”席方平一听勃然大怒,大声责骂狱中的官吏:“我父亲果真有罪,自有王法来处理,这岂是你们这些死鬼们能决定的吗?”于是就走出了监狱,提起笔来,写下了讼词。正当城隍老爷早上坐堂审案的时候,席方平口称冤枉,同时递上了诉状。

姓羊的听说了这件事,心里很害怕,里里外外都花钱买通了,才出庭与席方平对质。城隍以席方平的控告没有根据作借口,并不认为席方平有理。席方平虽然感到气愤,但又无处进行复诉。于是他又在阴间走了一百多里,来到了郡城,以城隍循私舞弊的罪状,告到了郡司衙门。官司推迟了半个多月,才得对质审理的机会。想不到郡司竟不问情由,先把席方平痛打一顿,然后批示仍由城隍复审结案。

席方平回到了县城,受尽了各种刑罚的折磨,惨痛的冤情始终得不到昭雪;城隍因为害怕他再越级上诉,就派遣衙役押送他回家。衙役把他送到家门口便回去了。席方平虽然到了家门口也没有进去,他又偷偷地跑到阎王的府衙,控告郡司和城隍的残忍和贪赃枉法,阎王立刻发出传票,要当堂对质。两个贪官吓得胆战心惊,便秘密地派遣他们的心腹与席方平交涉,答应送给他一千两黄金,只要他撤回诉状。席方平严词拒绝。又过了几天,旅馆的老板对他说:“你的心气太盛了,官府的人向你求和,都被你坚决拒绝,听说他们正在阎王跟前送礼说情,你的事恐怕危险了。”席方平认为这不过是道听途说,并不十分相信。

不久,果然就有穿着黑衣的衙役来传唤他到阎王的府衙。刚一升堂,阎王便面带怒容,不容分说,就命令衙役把席方平打了二十大棍。席方平大声责问:“小人究竟犯了什么罪?”阎王装作没有听见。席方平一面挨打,一面大喊:“我受鞭打是应该的,谁教我没有钱呢!”阎王听了这句带刺的话,更加生气,命令把他放到火床上。两个恶鬼揪住席方平拖了下去。只见东边的台阶上放着一张铁床,下面烧着熊熊的火焰,床面已烤得通红。恶鬼们脱下席方平的衣服,把他抬到火床上,反复的揉搓他。他感到疼痛难忍,骨肉都烤得焦黑发烂,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这样折腾了大约一个时辰。执刑的鬼说:“可以了。”这才把他从火床上扶起来,催促他下床穿上衣服,幸好瘸着腿还能走路。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