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杂文 > 聊斋志异 > 聊斋志异第十卷 素秋

聊斋志异第十卷 素秋

作者:蒲松龄来源:互联网2013-10-22 11:18:08
聊斋志异第十卷 素秋

回到家中,俞慎叫人腾出一个跨院,安排他兄妹居住;还派了一名丫鬟去照料他们的生活。俞慎的妻子是韩侍郎的侄女,特别喜欢素秋,有什么好吃的都要给她送去。俞慎对俞忱更是甘苦与共。俞忱非常聪明,读起书来一目十行,过目不忘。试作了一篇文章,结构严整,才情四溢,就是成了名的宿儒也比不上。俞慎劝他参加童子试,去考秀才。俞忱说:“我暂陪你读书、作文,只是为了替你分担一些辛苦。我自知福浅命薄,不适合求官赴试。并且一旦走上仕途,就不能不为名利得失而费尽心机,所以我不求功名。”三年后,俞慎赴京应试,再次落榜。俞忱为兄长扼腕叹息,愤愤不平地说:“榜上留个名字,为什么如此艰难?我其初不愿应试,是不想为成败所困惑,所以宁肯寂寞无闻。今见大哥屡试不第,不能大展宏图。激起了我求取功名的欲望,我这十九岁的童子,也要效法骏马奔驰千里。”

俞慎听说俞忱要去应试,非常高兴,亲自把他送进考场,俞忱确实不负重望,在童子试中,连续考了县、府、道三个第一名。这使他大受鼓舞。回到家中,便与俞慎一起日夜苦读。第二年,二人参加科试,又并列府、县的冠军。由此,俞忱名声远扬,四乡的名门闺秀都争着要与他配婚,都被他一一谢绝。俞慎极力相劝,他总是说等会考结束以后再议。不久,会考完毕,崇拜他的学子们都争着抄录他的文章,互相传诵。他自己也认为没第二个人能比得上他。没想到发榜的时候,兄弟二人都名落孙山。

听到消息的时候,二人正在饮酒。俞慎因为屡受挫折,尚能强自作欢。俞忱则受不了这意外的打击,脸色立刻大变,手中的酒杯摔在地上,扑通一声栽倒在桌下。俞慎慌忙把他扶到床上,病情已经到了垂危的程度。于是赶快把素秋叫来,俞忱睁大眼睛,断断续续对俞慎说:“我们二人虽然情同手足,但究竟不是属于一个家族。小弟已经感到不久于人世了。遗憾的是受了兄长的大恩而不能相报,素秋现已长成大人,又蒙受嫂嫂的疼爱,哥哥不如把她娶作二房吧!”公子听了,有些嗔怪地说:“我弟是在说胡话吧,如果那样做,人家一定会骂我是衣冠禽兽!”俞忱听了,两行热泪,滚滚而下。俞慎不惜重金为俞忱买了一副上等棺材。俞忱让人把棺材抬到自己屋里,乘人不在的时候,竭力支撑着病体,躺进了棺材里,嘱咐妹妹说:“我死后就把棺材封盖严实,不要让任何人再打开。”说罢就闭上了双目。俞慎还想跟他说话,但已经来不及了。

俞忱的死使俞慎非常哀伤,就象失去了亲兄弟一样。但是他对余忱的最后遗嘱有些怀疑,等到素秋刚刚离开,他就把棺材打开了。一看,棺材里的尸体不见了,俞忱死前穿的袍服就象蝉蜕下的壳一样摆在那里,再揭去袍服一看,下面躺着一条一尺来长的蠹鱼。那蠹鱼已经疆死了。俞慎正在惊骇未定的时候,素秋走了进来。她见到这情景,不禁凄凉地说:“你们兄弟之间感情这么深厚还有什么避讳呢?他所以不让人看,不是怕兄长知道。而是耽心流传出去,小妹我在这里难以安身。”公子说:“所谓礼法应以人情而异,只要彼此有真挚的感情,即使不是同族同类又有什么关系呢?妹子难道还不相信我吗?即使对你嫂子我也不会泄露半句,你千万不要忧虑。”于是就赶快选了一个吉利的日子,给俞忱举行了很隆重的葬礼。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