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杂文 > 聊斋志异 > 聊斋志异第十卷 素秋

聊斋志异第十卷 素秋

作者:蒲松龄来源:互联网2013-10-22 11:18:08
聊斋志异第十卷 素秋

约定的日期到了。某甲害怕韩荃有诈,晚上就跑到路上去等候。果然看见有辆马车向身边驶来,打开车帘,用灯光一照,车里坐的两个女人正是韩荃的姨太太。于是便把马车引到家中。暂且把两个女人安排到书斋里休息。韩荃派来的仆人又把五百两黄金交点清楚。某甲慌里慌张跑进内室,谎骗素秋说:“俞公子得了暴病,让你赶快回去!”素秋听了,心急如火,来不及梳妆打扮,就匆匆忙忙地上了马车。

由于夜色昏黑,抢亲的马车刚刚出发就迷失了方向,觉得已经走了很远的路程,可仍然没有到家。走着,走着。忽然发现前面有两烛火炬迎面而来,车上的人都很高兴,以为可以向来人间清行路。不大一会儿,来到跟前,一看原来是一条巨大的蟒蛇挡住了去路,那蟒蛇的眼睛有如两盏灯笼闪闪发光,车上的人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把车丢在路旁,人马纷纷逃窜。第二天早晨,来抢亲的人才回到了原地,空马车还在那里扔着。他们想,素秋一定是被巨蟒吃掉了。只好悻悻地回去报告了主人,韩荃听了也只有垂头丧气而已。

事过数日之后,俞慎派人来看素秋,才知道素秋被坏人骗走的消息,其初他并没有怀疑是素秋的丈夫干的。等到把素秋的使女唤来,细细询问事情发生的经过,才觉察到某甲是素秋失踪的直接参与者。俞公子为此大为恼火,于是便向郡县府衙提起上诉。某甲听到消息,感到大祸临头,非常害怕,就跑去找韩荃想法救援。那知韩荃此时因为人财两空正在懊恼,便把他骂了一顿,赶了出去。这一下某甲傻了眼,再也想不出好办法。而这时各处衙门的差役都拿着拘捕令来抓人,他只得用行贿的办法来延缓执行的期限,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家中的金银、珠宝和各种值钱的服装、首饰已经典卖一空。可是俞公子又在省府的按察御使衙门投诉,要求急办;郡、县府衙都接到上级的督办命令,某甲知道再也不能躲过这场官司,才到公堂上吐露了实情,供出了主犯韩荃。于是按察使又发下传票,让韩荃出庭作证。韩荃听说吓得胆战心惊,无法隐蔽,这才把自己的罪恶行为告诉了父亲。韩侍郎现已告老还乡,听说儿子如此横行无忌,惹下人命官司,非常气愤,便叫家人将儿子绑上交给公差。到了官府衙门韩荃交代了他与某甲偷梁换柱的戏法,说到黑夜抢亲遇蟒的细节,都认为这是胡编乱造的借遁之辞;那天晚上派去接亲的家人,一个个被打得遍体鳞伤,某甲也屡受杖责之苦。幸亏韩荃的母亲,变卖田产,上下买通,才减轻刑罚,免得一死,而韩府的家人都病死在狱中。

韩荃受不了长期监禁的痛苦,愿意出一千两黄金帮助某甲,哀求俞公子撤诉。俞慎严词拒绝。某甲的母亲又请求把那两个姨太太送给俞公子,只求暂缓催逼,列为疑案,派人去慢慢访查素秋的下落;俞慎的妻子又秉承叔母之命,一天到晚地在傍边说情,许公子才勉强答应。

某甲由于平常的挥霍,再加上打官司的花销,早已家贫如洗,准备把仅剩下的一座宅院卖掉作为对俞公子的赔金。但是由于时间紧迫,一时又无人愿买,只好先把韩荃送来的两个姨太太送来,以求俞公子延缓交款的期限。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