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杂文 > 聊斋志异 > 聊斋志异第十一卷 司札吏

聊斋志异第十一卷 司札吏

作者:蒲松龄来源:互联网2013-12-10 10:07:10
聊斋志异第十一卷 司札吏

某游击官,妻妾很多,最忌讳人家说他的小名,对于一些字眼,也要用别字替代,将“年”叫做“岁”;“生”叫做“硬”;“马”叫做“大驴”;又将“败”说是“胜”,“安”做“放”。虽然与友人或关场间往来的简札,不大这样忌讳,但是如果家里人犯着,他就生气。

一天,给他办理笔砸札的书记,向他禀报公事,误犯着他所忌讳的字眼,引起他大发脾气,用砚抛击他,书记立刻死了。三日后,某游击官喝醉了酒正在睡觉,看见书记手执一张名片进来,就问;“做什么?”书记说:“马子安来拜。”游击官忽然想起书记已经是鬼,赶快起来,拔出刀砍他。书记微微笑着,将名片掷在茶几上,就消失踪影了。游击官拾起名片一看,上面写着:“岁家眷硬大驴子放胜。”像这样粗暴荒谬的武夫,给鬼开玩笑嘲弄,实在很可笑。

牛首山有个和尚,自己起名叫铁汉,又叫铁屎。他写了四十首诗,读过的人无不大笑,不能自持。他自己刻了两方印章,一方刻的是“混帐行子”,另一方刻的是“老实泼皮”。秀水人王司直将他的诗刻印出来,题名为“牛山四十屁”,落款则是“混帐行子、老实泼皮放”。不用读里面的诗,光是这题名和落款已经足以让人开怀笑了。

原文

游击官某,妻妾甚多。最讳某小字,呼年曰岁,生曰硬,马曰大驴;又讳败曰胜,安为放。虽简札往来,不甚避忌,而家人道之,则怒。一日司札吏白事,误犯;大怒,以研击之立毙。三日后醉卧,见吏持刺入,问:“何为?”曰:“‘马子安’来拜。”忽悟其鬼,急起,拔刀挥之。吏微笑,掷刺几上,泯然而没。取刺视之,书云:“岁家眷硬大驴子放胜。”暴谬之夫,为鬼挪揄,可笑甚已!

牛首山一僧,自名铁汉,又名铁屎。有诗四十首,见者无不绝倒。自镂印章二:一曰:“混帐行子”,一曰“老实泼皮”。秀水王司直梓其诗,名曰:《牛山四十屁》。款云:“混帐行子,老实泼皮放。”不必读其诗。标名已足解颐。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