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杂文 > 聊斋志异 > 聊斋志异第十一卷 司训

聊斋志异第十一卷 司训

作者:蒲松龄来源:互联网2013-12-10 10:10:29
聊斋志异第十一卷 司训

有一个教官,耳朵聋得厉害,但他和一只狐狸很好。这狐狸在他耳边小声说话,他也能听见。每当去见上司时,他就带着狐狸一起去,因此人们都不知道他耳朵聋。

这样过了五六年,狐狸向他告别,临行前,嘱咐他说:“你就像傀儡一样,没有人操纵,你的五官就都没用,与其因为耳聋得罪上司,不如尽早辞官而去。”但教官贪恋奉禄,每能听狐狸的话,在回答上司时常常出错。学使想赶他走,他又求主事的官员替他说情。

一日,他主持考场,点名以后,学使下来和教官们闲坐。教官们各自从靴子里取出想要为之说情的考生名单,呈献给学使来说人情、通关节。过了一回儿,学使笑着问他道:“这位先生为何独独没有递上名单来呢?”他没有听清学使说的话,一脸忙然。坐在他旁边的人用胳膊肘碰了他一下,将手伸靴子里,向他示意。这位教官教亲戚寄卖夫妻房事用具,就藏在靴子里,随时向人兜售,因为见学使笑着对他说话,他以为学使是要着东西,便鞠躬站起来说:“有一种八钱的最好,下官不敢呈上。”在座的教官都偷偷地笑,学使大声呵斥他出去,于是他就免了职。

异史氏日:“后汉平原相史弼在别人举报钩党时,独独没有举报,这个教官也和他一样,没有求学使通关节,也可算中流砥柱了。学使索要下属的呈进,本来就应该将那玩意送给他,因为这个被免职,冤枉啊!

朱子青在《耳录》一书中写道:“东莱一个姓迟的贡生,到沂水县当学官。他生性颠痴,凡是同僚聚会时,他都沉默不语。迟某坐一会儿,不知不觉五官都会动起来,又哭又笑,旁若无人,如果听到人的笑声,就会马上停止。

迟某每天都省吃俭用,存了一百多两银子,自己埋在书房里,连妻子都不让知道。一天,他一个人坐着,忽然手脚动了起来,过了一回儿说:‘做了恶事,结了仇怨,忍饥挨冻,好不容易积蓄下来的钱,现在就在书房里。如果有人知道了,如何是好?’这话他反复说了好几遍。一个仆人站在旁边,他也一点没有感觉。第二天,迟某出门,那仆人进了他的书房,将银子挖出来取走了。过了两三天,迟某心中不能安宁,打开钱洞一看,已经空空如也,他不由得捶胸顿足,叹气后悔得要死。”

教官中的事情,真可谓千态百状。

原文

教官某甚聋,而与一狐善,狐耳语之亦能闻。每见上官,亦与狐俱,人不知其重听也。积五六年,狐别而去,嘱曰:“君如傀儡,非挑弄之,则五官俱废。与其以聋取罪,不如早自高也。”某恋禄,不能从其言,应对屡乖。学使欲逐之,某又求当道者为之缓颊。一日执事文场,唱名毕,学使退与诸教官燕坐。教官各扪籍靴中,呈进关说。已而学使笑问:“贵学何独无所呈进?”某茫然不解。近坐者肘之,以手入靴,示之势。某为亲戚寄卖房中伪器,辄藏靴中,随在求售。因学使笑语,疑索此物,鞠躬起对曰:“有八钱者最佳,下官不敢呈进。”一座匿笑。学使叱出之,遂免官。

异史氏曰:“平原独无,亦中流之砥柱也。学使而求呈进,固当奉之以此。由是得免。冤哉!”

朱公子子青《耳录》云:“东莱一明经迟,司训沂水。性颠痴,凡同人咸集时,皆默不语;迟坐片时,不觉五官俱动,笑啼并作,旁若无人焉者。若闻人笑声,顿止。日俭鄙自奉,积金百余两,自埋斋房,妻子亦不使知。一日独坐,忽手足动,少刻云:‘作恶结怨,受冻忍饥,好容易积蓄者,今在斋房。倘有人知,竟如何?’如此再四。一门斗在旁,殊亦不觉。次日迟出,门斗入,掘取而去。过二三日,心不自宁,发穴验视,则已空空。顿足拊膺,叹恨欲死。”教职中可云千态百状矣。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