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杂文 > 聊斋志异 > 聊斋志异第十一卷 香玉

聊斋志异第十一卷 香玉

作者:蒲松龄来源:互联网2013-12-10 11:23:46
聊斋志异第十一卷 香玉

劳山有座道观叫下清宫,观内有一棵山茶,高两丈,粗数十围,牡丹则高一丈多,花开时艳丽似锦,尽态极妍。

胶州的黄生住在道观里读书。一天,见窗外有一名女郎,身穿素净的衣服,掩映在花丛之中。黄生心里疑惑,道观中怎么能有这样的美人,急忙走出去,可是女郎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从此之后经常看到她。于是就隐蔽在树丛中,等着她来。不久,女郎又带来一名红裳女子,远远望去,两人都艳丽无比。渐渐走近时,红衣女郎直往后退,说:“这里有生人!”黄生突然站起来。两名女子惊慌失措地跑着躲开,衣袖长裙随风飘舞,香风迎面扑来。黄生追过短墙,却已静寂无声,于是对她们越发地爱慕起来,因此在树上题写诗句:“无限相思苦,含情对短缸。恐归沙吒利,何处觅无双?”回到书斋冥思苦想。女郎忽然进来,黄生立即惊喜地上前迎接。女郎笑着说:“你气势汹汹好像盗贼,令人恐怖;真不知你原来还是一名儒雅的斯文郎,见见你倒也无妨。” 黄生略微询问一下女郎的生平,她说:“我的字叫香玉,委身青楼。被道士关在山中,实在不是心甘情愿。”黄生问:“道士叫什么名字?我应当为你洗净这一耻辱。”女郎说:“不必了,他也没敢逼迫我。再说借此机会与风流人士长期幽会,倒也不错。”黄生问:“穿红衣服的是谁?” 女郎说:“她名叫绛雪,是我的干姐姐。” 于是就与她互相嬉戏调情。等到醒来时,天色已经泛红。女郎急忙起床,说:“贪图欢乐连天亮都忘记了。” 连忙穿衣换鞋,而且还说:“我和你一首诗,可别笑话:‘良夜更易尽,朝暾已上窗。愿如梁上燕,栖处自成双。’”黄生握着她的手腕说:“你真是外貌美丽,心里聪明,让人爱到忘死的程度。所以你离开一天,就如同分别一千里。你要抽空常来,不要非等到黑夜。” 女郎答应了他。从此日夜厮守,总不分离。每次都叫她去邀请绛雪,可她就是不到,黄生以为红衣女子恨他。女郎说:“绛雪姐特别孤高不凡,不像我这么痴情。应当慢慢劝她来,不必过急。

一天夜里,女郎神情凄凉地进来说:“你连我都不能守住,还指望她吗?今天就长久分手吧。”黄生问:“到哪里去?”女郎一边用衣袖擦泪,一边说:“这是命中注定的,很难对你说清。那天你的佳作,今天变成谶语啦。‘佳人已属沙吒利,义士今无古押衙’,这可真是为我吟诵的。黄生问她,她却一言不发,只是呜咽哭泣。整夜都没睡着,早晨天一亮她就走了。黄生感到奇怪。第二天有个即墨县姓蓝的人到下清宫游览,见到白牡丹,非常喜欢,掘出来就拿走了。黄生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香玉是花神,于是非常郁闷惋惜。过几天听说姓蓝的把花移栽到他家,当天就枯萎死掉了。悲恨至极,就作《哭花》诗五十首,天天到坑边痛哭流涕。一天,黄生凭吊刚刚返回,远远看见红衣女子在土坑旁边痛哭流涕。他不慌不忙地走上前去,她也不回避。黄生趁势抓住她的衣袖,相对泪流满面。随后他搀扶着请她进屋,她也欣然听从。女子叹息说:“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一早晨的时间就断然分离了!听到你这么哀伤,更增添了我的悲痛。你的泪水落入九泉,或许应当感动牡丹;然而死者的神气已经散尽,你这样仓促行事,怎么能和我们两人一起谈笑呢?”黄生说:“小生命太薄,连自己的情人都伤害了,应当也没有和两位美人同时交往的艳福。从前屡次麻烦香玉,让过来热情地嘘寒问暖,她怎么再也不来了呢?”女子说:“我以为你一个年轻的书生,十之八九会薄情;可不知你原来还是一个极重情谊的性情中人。但我和你交往,是以情感相交,而不是以淫欲相交。如果日夜在一起粘粘乎乎,我可办不到。”说完话她就告辞了。黄生说:“香玉长久离开,令我废寝忘食。我还仰赖你能在这里小住,以慰藉我对她的思念之心,你办事为什么这样绝!”闻听此言,女子这才留下来,住一宿才走。此后好几天都没来。冷雨幽窗,黄生苦苦怀念香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泪水洒在枕席上。于是揽衣起床,坐在灯下,依照以前的诗韵念道:“山院黄昏雨,垂帘坐小窗。相思人不见,中夜泪双双。”诗写成后自对自地吟诵起来。忽然窗外有人说:“有人作诗,不能没有人和。”一听,原来是绛雪。黄生连忙开门请她进屋。女子看到诗后,随即接续着道:“联袂人何处?孤灯照晚窗。空山人一个,对影自成双。”黄生读后落下泪来,因此怪女子和他见面的次数太少。女子说:“我不能像香玉那样热乎,但也可以稍微缓解一下你的寂寞。”黄生想和她亲热。女子说:“相见的欢乐,何必以这种方式来表达。”于是每当无聊时,女子就来一次。来到就和黄生一起设宴,边饮边用诗互相赠答,女子有时不睡觉就离开,黄生也随她的便。他对人说:“香玉是我的爱妻,绛雪是我的良友。”每次一想问:“你是院中第几棵?请早点让我见识见识,然后把它抱到家中栽上,免得像香玉那样被恶人夺去遗恨百年。”女子说:“故土难移,告诉你也没有好处。妻子尚且不能始终如一,何况友人呢!”黄生不听,抓起她的胳臂就往外走,每到牡丹花前,就问:“这是你吗?”女子不说话,只是捂着嘴笑。

不久,黄生因为腊月来临就回老家过年去了。到二月间,忽然梦见绛雪到来,她神色严肃地说:“我有大难!你赶紧去还能相见;晚了就来不及了。”醒来后感到很奇怪,就急忙叫仆人备马,火速赶到山中。原来道士要盖房,有一棵山茶,影响施工,工程人员要用斧头砍掉。黄生急忙拦住了。夜间,绛雪来表示感谢。黄生笑着说:“从前你不实话告诉我,应该遭此厄运!今天我已经知道你了;如果你不到,我就点艾薰。”女子说:“我早就知道你会如此,所以从前我才不敢告诉你。”坐了一会儿,黄生说:“今天面对良友,更加思念艳妻。好久没去哭香玉了,你能跟我去哭她吗?”二人于是前往庭院,在土坑边涕泪纵横。过了一更多的时间,绛雪擦干泪水劝黄生停止哭泣。又过几夜,黄生刚静静地坐下,绛雪笑着走进屋说:“给你报个喜信:花神被你真挚的感情所感动,让香玉再次降临宫中。”黄生问:“什么时候?”女子答道:“不知道,大概日子不远了。”天亮下床,黄生嘱咐说:“我这次是为你而来。不要长期让我孤独寂寞。”女子笑着答应了。两夜不到。黄生就到庭院去抱树,边摇动边抚摩,频频呼唤可是没有回声。于是返回去,对着灯点燃团艾,想拿去薰树。女子突然进来,夺过艾团扔掉,说:“你搞恶作剧,让人大吃薰烤之苦,应该和你断绝来往!”黄生笑着将她拥抱起来。可还没坐定,香玉飘然而入。黄生望见,涕泗横流,急起握住香玉的手。另一只手握住绛雪,相对悲伤哭泣。等到坐下来,黄生握着香玉觉得十分空虚,好像在握自己的手,于是吃惊地问她,香玉泪流满面地说:“从前,我是花之神,所以实在;今天,我是花之鬼,所以空虚。现在虽然相聚,那你也别当真,只把这当成作梦来看就可以了。”绛雪说:“妹妹一来实在太好啦!我可被你的男人纠缠死了。”说完她就离开了。

香玉热情的笑容还像从前一样;但和她互相依偎,仿佛用身体接近影子。黄生闷闷不乐。香玉也坐立不安自感惭愧,于是就说:“你用白蔹的碎末,再掺一点硫黄泡水,每天日给我洒一杯水,明年的今天我就能报答你的恩情了。”香玉说完就分别了。第二天黄生到道观里原来的地方一看,牡丹萌芽了。黄生就每天精心培植,还做雕栏保护起来。香玉来到,非常感激。黄生想把牡丹移植到他家,女子不答应,说:“我体质柔弱,再遭斧砍我可受不了。再说什么东西该生长在哪里,各有一定的地方,我本来就不适合生长在你家,违反这一条反而会让我短命。只管相怜相爱,自然会有团聚的好日子。”黄生埋怨绛雪不到。香玉说:“如果你非想强迫她来,我能让她来。”于是就和黄生一起,举着灯来到树下,拿一根草,用手掌笔划着,量树干,从下而上到四尺六寸的地方,用手按住,让黄生用两手一齐抓挠。不一会儿,绛雪从背后出现了,笑着骂道:“你这丫头,来这里助桀为虐呀!”于是和香玉手挽手一起走进屋内。香玉说:“姐姐别怪!暂时麻烦你陪侍我的郎君,一年后就不会再打扰了。”从此以后互相往来还和平常一样。

黄生去看花芽,日益肥大茂盛,春天结束时,已经长了两尺左右。黄生返回家之后,还向道士馈送金钱,嘱咐他一早一晚精心培植。第二年四月王上回到下清宫,只见一支花蕾含苞待放;他在花间流连踱步,花蕾摇曳将要绽放;不多时已经开放,花大如盘,居然还有小美人坐在花蕊中,才大约三四指长;转瞬间飘然而下,原来是香玉。她笑着说:“我忍着风雨等待你,可你为什么来得这么晚!”于是就走进屋内。绛雪也到了,笑着说:“我天天代你作媳妇,亏得今天能引退作朋友。”于是设宴相谈。一直到午夜,绛雪来离开,二人这才同床共枕,热络融洽一如从前。

后来黄生的妻子死了,他就进山不归了。当时牡丹已经粗大如手臂。黄生经常指着说:“我将来有一天死了埋在这里,应当埋在你们的左边。”两名女子笑道:“你可别忘记。” 此后过了十多年,黄生忽然生病。他儿子来这里,看着他非常悲哀。黄生笑道:“这是我的生期,不是死期,为什么要悲痛!”又对道士说:“将来有一天牡丹下有红芽茂盛地生出来,有一个放开五片叶子的芽,那就是我。”随后就不再说话。儿子用车把他拉回家。随即死去。第二年,果然有肥大的花芽冒出来,叶片正如他说的那个数。道士感到非常奇怪,就越发精心浇灌。三年后,已经高数尺,粗得能用手掌握起来,但是不开花。老道士死后,弟子们不知爱惜,就把它砍掉了。于是白牡丹也憔悴而死;没过多久,山茶也死掉了。

异史氏说:“情感深厚,鬼神都能被感动。香玉死后为花之鬼,黄生死后灵魂依附在香玉旁边,二人结交的情谊不可谓不深吧?一个死去两个殉情而亡,即便不算坚贞,也是为情而死呀。人不能坚贞,感情就不会深厚。孔子读过《唐棣》后就表示,如果情真意切,哪怕天高地远也能忠贞相爱。

12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