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杂文 > 聊斋志异 > 聊斋志异第十二卷 李八缸

聊斋志异第十二卷 李八缸

作者:蒲松龄来源:互联网2014-01-20 09:59:22
聊斋志异第十二卷 李八缸

李月生兄弟三个,他排行老二。他父亲很富有,用缸贮存金钱,同乡人称他“八缸”。人都有老的时候。有一年,老人卧病在床,他知道自己活不长了,便唤来儿子分金钱,结果,李月生的哥哥分得八成,弟弟分得二成。月生什么也没分到,因此,他对父亲十分不满。老人说:“我不是偏心有爱有憎。地窖藏着钱,必须等到没有多少人时,才能把它给你,不要着急。”过了几天,老人病情更加危急。月生乘没人时,到床头悄悄问父亲。父亲说:“人生的苦乐,都有定数。你正享有妻子贤惠的福气,所以不宜再资助你很多金钱,以免增加你的过失。”原来,月生的妻子车氏很贤惠,所以老人这样说。月生还是不理解,他一再哀求老人。老人发脾气说:“你还有二十多年坎坷生活没有经历,即使给你千金,也会立刻耗尽。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不要指望我给你钱。”月生非常孝顺老人,也就不敢再说什么。

不久,老人病危,随即死去。幸亏哥哥为人很好,主动承担了丧葬的费用,不跟他计较。月生好客能喝酒,一天三四次催促妻子做饭办酒席,不太理会家业生产。同乡的无赖看他为人懦弱,动不动就欺负他。过了几年,家道逐渐没落。月生生活窘迫的时候,靠哥哥周济,不算十分困难。可是,过了不久,哥哥因年老患病去世了,这样一来月生就没有人帮助他了。春天举债秋天偿还,田里的物产,打完场就没有了。于是靠卖田维持生活,家业更加败落。又过了几年,妻子和长子相继去世,月生更加百无聊赖。后来,花钱取了妻子徐氏,徐氏性情刚烈,每日凌辱他,以至不敢跟亲朋来往。一天晚上,月生忽然梦见父亲说:“现在你所遭遇的情况,可以说是山穷水尽了。我曾经答应给你窖藏钱财,现在大概可以给你了吧!”月生连忙问:“在哪儿?”父亲回答说:“明天给你。”月生醒后觉得奇怪,还以为是贫困中过于想得钱而作的一场梦。第二天,挖土修墙,意外地挖到大量金钱。这才明白父亲从前所说的“没有多少人”,原来是指家中人相继去世之后的意思。

原文

太学李月生,升宇翁之次子也。翁最富,以缸贮金,里人称之“八缸”。翁寝疾,呼子分金:兄八之,弟二之。月生觖望。翁曰:“我非偏有爱憎,藏有窖镪,必待无多人时,方以畀汝,勿急也。”过数日,翁益弥留。月生虑一旦不虞,觑无人,即床头秘讯之。翁曰:“人生苦乐,皆有定数。汝方享妻贤之福,故不宜再助多金,以增汝过。”盖月生妻车氏,最贤,有桓、孟之德,故云。月生固哀之。怒曰:“汝尚有二十余年坎壈未历,即予千金,亦立尽耳。苟不至山穷水尽时,勿望给与也!”月生孝友敦笃,亦即不敢复言。

无何,翁大渐,寻卒。幸兄贤,斋葬之谋,勿与校计。月生又天真烂漫,不较锱铢,且好客善饮,炊黍治具,日促妻三四作,不甚理家人生产。里中无赖窥其懦,辄鱼肉之。逾数年,家渐落。窘急时,赖兄小周给,不至大困。无何,兄以老病卒,益失所助,至绝粮食。春贷秋偿,田所出,登场辄尽。乃割亩为活,业益消减。又数年,妻及长子相继殂谢,无聊益甚。寻买贩羊者之妻徐,翼得其小阜;而徐性刚烈,日凌藉之,至不敢与亲朋通吊庆礼。忽一夜梦父曰:“今汝所遭,可谓山穷水尽矣。尝许汝窖金,今其可矣。”问:“何在?”曰:“明日畀汝。”醒而异之,犹谓是贫中之积想也。次日,发土葺墉,掘得巨金,始悟向言“无多人”,乃死亡将半也。

异史氏曰:“月生,余杵臼交,为人朴诚无伪。余兄弟与交,哀乐辄相共。数年来,村隔十余里,老死竟不相闻。余偶过其居里,因亦不敢过问之。则月生之苦况,盖有不可明言者矣。忽闻暴得千金,不觉为之鼓舞。呜呼!翁临终之治命,昔习闻之,而不意其言皆谶也。抑何其神哉!”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