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杂文 > 聊斋志异 > 聊斋志异第十二卷 浙东生

聊斋志异第十二卷 浙东生

作者:蒲松龄来源:互联网2014-01-24 08:57:36
聊斋志异第十二卷 浙东生

浙江东郡某县有一个书生,姓房,旅居在陕西。他因为没有钱回家乡,便在陕西以教书为生。他常常夸口,说自己胆子大,什么全不怕。一天晚上,他脱光了衣服在睡觉,忽然有一个毛烘烘的东西从天上掉了下来,拍的一声,落在了他胸前。他觉得那东西有狗那么大,嚎嚎地嘘出气息,四只脚还在扭呀扭的。他吓的魂都掉了,要想爬起来,那东西又用两只脚把他扑倒了,他吓得昏了过去。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觉得有人在用什么尖的东西掏他的鼻子,他打了一个喷嚏醒了过来。只见房里灯火通亮,床边上坐着一位美丽的女人,笑着说:“好汉的胆子原来是这个样子的!”他知道这美女是狐狸精,心里更加害怕;女的和他谈笑调情,他的胆子才渐渐地壮起来,于是他们便一同睡觉了。如此半年之久,他们像夫妻一样的亲热。

一天,当女的熟睡在床上时,他偷偷地拿了一张猎网把她罩住了。女的醒来不敢动,只是哀求他,他笑着不走近去。女的忽然化成一团白气从床下钻了出来,一出门便飘飘然凌空飞行起来。大约飞行了一顿饭的工夫,女的手一放,他就从空中昏头昏脑地栽了下来,不偏不倚地掉在一个大户人家的虎阱上。那个虎阱拦着一个木头圈子,圈口上蒙着一张绳子结成的网。他掉在那网上,落下来的时候把网压偏了,他的肚子被笼在网上,半截身子倒挂在那里。往下一看,老虎蹲在阱里,它仰头看见一个人倒挂着,便踨跃上来,离开他不到一尺远,把他的胆子都吓碎了。园丁来喂老虎,看到这么一回事,到愣了下;把他扶上来一看,他已经被吓死了。

过了半天,他才苏醒;便向园丁说明了为什么会掉在虎阱的原因。一问那地方已经是浙江地面,离他的家乡只有四百多里地了。园丁告诉了主人,主人送了点旅费给他,打发他回乡。他后来常常对人说:“虽然害我吓死了两次,但要不是这狐狸精,我实在回不了家乡!”

原文

浙东生房某,客于陕,教授生徒。尝以胆力自诩。

一夜,裸卧,忽有毛物从空堕下,击胸有声;觉大如犬,气咻咻然,四足挠动。大惧,欲起;物以两足扑倒之,恐极而死。

经一时许,觉有人以尖物穿鼻,大嚏,乃苏。见室中灯火荧荧,床边坐一美人,笑曰:“好男子!胆气固如此耶!”生知为狐,益惧。女渐与戏,胆始放,遂共狎昵。积半年,如琴瑟之好。

一日,女卧床头,生潜以猎网蒙之。女醒,不敢动,但哀乞。生笑不前。女忽化白气,从床下出,恚曰:“终非好相识!可送我去。”以手曳之,身不觉自行。出门,凌空翕飞。

食顷,女释手,生晕然坠落。适世家园中有虎阱,揉木为圈,结绳作网,以覆其口。生坠网上,网为之侧;以腹受网,身半倒悬。下视,虎蹲阱中,仰见卧人,跃上,近不盈尺,心胆俱碎。

园丁来饲虎,见而怪之。扶上,已死;移时,始渐苏,备言其故。其地乃浙界,离家止四百余里矣。主人赠以赀遣归。归告人:“虽得两次死,然非狐则贫不能归也。”

© 2012-2020 minji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子邮件联系我们

吉ICP备16008406号-4   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43号